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致敬邓稼先!
 

他,出身书香门第

毕业于西南联大

后来赴美留学

仅用22个月就获得了博士学位

他,有贤惠的妻子

一双可爱的儿女

父亲是著名美学家

 

人生道路

本来是无比轻松、平坦的

但是,为了一个使命

他选择了为祖国隐姓埋名28年

与亲人聚少离多

他把全部才智和精力

都贡献于深爱的国家

自己却因辐射伤害和极度疲劳

 

过早逝去

95年前的今天,1924年的6月25日,在安徽怀宁邓家“铁砚山房”,一个男孩出生了。男孩的六世祖邓石如,是清代书法金石学家和文坛泰斗、经学宿儒。男孩的祖父邓艺孙,曾任安徽教育司长,是安徽学界颇有名气的人物。男孩的父亲邓以蛰,被誉为中国现代美学的奠基人,是与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共享"南宗北邓"之美誉的“北邓”。 

32岁的邓以蛰为儿子取名“稼先”,意味深长。《说文》中说:稼,禾之秀实为稼,茎节为禾,“稼先”,预示着这位邓家后代根植于中华大地,并且早早地秀实和成熟,成为造福民众的沧海之一粟。

 


 

▲右一为邓稼先

 


 

▲前排邓以蛰夫妇。后立者长女邓仲先(中)、次女邓茂先、长子邓稼先

 

邓稼先,就这样带着父亲的期许出生了。谁也不会预料到,这个出了书法家、篆刻家、美学家、哲学家的大家族,却有一位走上核弹研究之路,成为科学家的后世子孙。

 求学

8个月大的邓稼先,随母亲来到北京,离开了蝉噪林静、鸟鸣山幽的铁砚山房。终其一生,再也没有回去过。就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的父亲邓以蛰,学贯中西,视野开阔,要求邓稼先不仅熟读四书五经,还要读外国名著并亲自兼任儿子的英语老师,给他提供了一个充实而又宁静、闲逸的童年。 

12岁的邓稼先,插班考上北平崇德中学在这里他认识了高两级的杨振宁。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与邓以蛰既是同乡又是同事。两人经历大致相同,志趣相投,因而交情甚笃,常来常往,父辈的友情延续到了孩子们身上。而邓稼先和杨振宁,保持了整整50年的友谊。

 


 

▲邓稼先与杨振宁最后一次合照

 

突如其来的七七事变,打乱了邓稼先的求学生活,而生病的父亲无法携全家随学校南迁。日寇凶相毕露,北平形势日紧。终于在1940年,全家决定由16岁的邓稼先带着弟弟南下。临行前,邓以蛰对儿子说:“以后你一定要学科学……学科学对国家有用”。1941年,邓稼先考入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学号A4795。


 

▲邓以蛰先生像

 

在物理系读书,邓稼先至少具备了三个方面的优势。一是物理系超豪华的师资阵容,叶企孙、吴有训、赵忠尧、饶毓泰、周培源、吴大猷、王竹溪……有这些大师、名师指点迷津,少走了多少弯路。二是大姐夫、光谱学家、物理教育家,后来做了物理系主任的郑华炽教授,有了教授姐夫的经常指导,邓稼先获益良多。三是少年时的好友杨振宁早已入学,正在西南联大读书,在学习生活上给予他很多帮助。 

在这所后来被誉为中国高等教育精神丰碑的大学里,邓稼先和其他青年一样,潜心求学,无问西东,为即将毕生从事的研究事业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响当当的西南联大物理系,出了被誉为“四杰”的杨振宁、李政道、邓稼先和朱光亚,还有郭永怀、钱三强等。抗战胜利,邓稼先受聘任北京大学物理系助教,一边勤奋学习,着手赴美留学考试。 

而这段时间,他遇到了生命中重要的两个人。一位是北大医学院学生许鹿希,在许鹿希从医学院毕业后,两人结为夫妻,相伴终生。另一位是物理系大二学生于敏,两人邂逅在北大校园,却相见恨晚,一见如故。时隔二十年之后,两人再度相逢,将携手干出一番大事业。

 


 

▲1949年美国芝加哥大学左起:杨振宁、邓稼先、杨振平

 

1948年,短暂的北大助教生涯结束,邓稼先远赴重洋,进入美国普渡大学就读物理系。从入学的1948年10月算起,到获得博士学位的1950年8月,邓稼先在普渡大学的学习和研究时间只有22个月。1950年8月20日,邓稼先以《氘核的光致蜕变》一文,获得哲学博士学位,这一年,他26岁。

 


 

▲博士学位留念照

 

如此勤奋、聪慧的学生,导师德尔哈尔教授十分欣赏,有意带他去英国继续深入研究。那里平台更大,前景会更广阔。但他没有片刻犹豫,婉拒了导师的好意。拿到学位的第九天,邓稼先就登上了回国的轮船。东方,有他的父母和爱人;东方,还有一个崭新的中国。

 


 

▲赵忠尧、钱学森、邓稼先等百名留美学生学成归国,在甲板上集体合影

 炮仗

新中国的50年代,一切都充满了活力和希望,归国后的邓稼先生活平稳、轻松、愉快。1950年10月,邓稼先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1953年与许鹿希成婚。

也许,邓稼先陪着夫人回到娘家的时候,除了家长里短,应该还会聊一聊物理学。因为,邓稼先的岳父许德珩,除了“五四领袖”、水产部长等政治身份外,还曾师从著名科学家居里夫人研究放射性物理学。邓稼先的岳母劳君展,是居里夫人唯一的中国籍女学生。幸福接连而至,1954年女儿典典出生了,大名邓志典。1956年儿子平平出生了,大名邓志平四口之家,其乐融融。

 


 

▲邓稼先全家

 

在新中国一片空白的原子核物理领域,他在学术上也享受到奔腾的乐趣,一篇篇有分量的论文相继发表,为我国原子核理论研究做了很多开拓性的工作。沉浸在幸福中的邓稼先,不知道新中国正在酝酿自己的原子弹计划。毛主席拍板了,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签下了,第二机械工业部成立了。那么,谁来代表中方与苏联人打交道呢?这个人必须专业过硬、政治可靠,还要觉悟高、品德优、外语好,留过洋最好不过了,最好还能处事灵活,“非邓稼先莫属”。原子能研究所所长钱三强极力推荐,二机部、中科院同意了。 

这是1958年8月的一天,邓稼先来到了钱三强的办公室, “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调你去做这项工作,怎样?”邓稼先没有犹豫,义无反顾地同意了。34岁的他可能还没意识到,这对自己以后的人生会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回到家,只能对妻子许鹿希说:“我要调动工作了。”“调到哪?!” “这不能说。”“做什么工作?!”“这也不能说。”

邓稼先只说了两段话:“我今后恐怕照顾不了这个家了,这些全靠你了。”“我的生命从此就献给未来的工作了,做好了这件事,生命就有意义,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

这一年,邓稼先34岁,妻子许鹿希30岁,两个孩子大的4岁,小的只有2岁。那一晚,他们一家人,一起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第二天清晨,邓稼先离开妻儿,匆匆奔赴新岗位。

 攻关

相对平顺的生活和良好的家教,还有丰富的学识,造就了邓稼先温文尔雅、为人随和、性情恬淡。而1958年,已经成为他性格上的一个分水岭。1958年7月13日,二机部在北京成立核武器研究所(九所)设立两个研究室:一室是理论研究室,主任是邓稼先。二室是实验研究室,主任是陈能宽。

因为原子弹研制工作的保密范围太大,做什么,不能说;在哪里,不能说;和谁一起工作,不能说。这使得邓稼先与朋友交流的话题,划到了最小的范围,活泼开朗的邓稼先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久而久之,邓稼先的性格,朝着自己所不喜欢的孤独沉闷的方向发展。

邓稼先的沉默,也源自肩上的责任和压力。向“苏联老大哥”还没学上一年,1959年6月,中苏关系就彻底破裂了。中国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发展核武器,而这,相当于从零起步,谈何容易呢?邓稼先苦苦思索,终于拨云见日。选定了原子弹理论设计的三个主攻方向,邓稼先全面领导着三个组,随时参与小组讨论,他成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理论设计负责人。

 


 

▲邓稼先工作照,左边三人从左至右:王淦昌、彭桓武、郭永怀,右边中间是邓稼先

 

那时的新中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能够提供给邓稼先们的研究硬件设施,只有运算速度每秒不到5万次的大型计算、手摇计算机、拉力计算尺和算盘。就是利用这些简陋的计算工具,邓稼先的研究队伍计算出了内爆型原子弹的物理流程,九次演算用掉的演算纸,可以从地面堆到房顶。

华罗庚把他们所计算的问题称作是:“集世界数学难题之大成。”就这样,整整三年时间,邓稼先带着一群年轻人,已经大略勾画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轮廓,邓稼先开始着手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框架和构想。 

1962年,二机部一个报告打到中央:争取1964年,最迟1965年上半年爆炸第一颗原子弹。毛主席大笔一挥:很好,照办。要大力协同做好这件工作。

1962年年底,由周总理担任主任的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从全国13个部门抽调了一万五千人的施工队伍,举全国之力支持原子弹的研发、爆炸工作。中国的原子弹工程,叫做“596工程”。

 核爆

1964年10月16日15时,新疆罗布泊核试验场,随着10、9、8、7、6、5、4、3、2、1的倒计时报出,爆心区一股强烈的闪光之后,便是惊天动地的巨响。接着巨大火球转为蘑菇云冲天而起,冲击波如排山倒海向效应区冲去,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了! 

这是邓稼先为国家搞的第一个“大炮仗”,既是邓稼先不辱使命的一份交待,也是他写给家人的一份万言家书,来不及庆功和休整,邓稼先全身心投入到氢弹的研究中去。 

其实,在1963年9月,邓稼先领导的研制原子弹的全班人马,已经接到第一颗氢弹的理论设计任务,第一颗氢弹的代号就叫做639。原子弹与氢弹有什么区别和联系呢?原子弹是核裂变,氢弹是核聚变。打个比方,点燃香烟要用火柴,点燃氢弹就要用原子弹了。由于邓稼先及其科研队伍的不懈努力和艰苦探索,形成了有充分论证根据的氢弹设计方案,就是以邓稼先和于敏姓名命名的“邓-于理论方案”。为验证理论,1965年进行了一次,1966年进行了三次核爆实验,充分证明了理论方案的正确性。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于是,第二个“大炮仗”很快就来了,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其威力相当于300万吨的TNT炸药,是第一颗原子弹的150倍,从原子弹到氢弹,法国用了8年,美国用了7年,前苏联用了4年,而中国只用了2年零8个月!

 元勋

1972年以后,邓稼先先后担任了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长和院长,肩负重任,他不辱使命。虽然官职越来越大,但毫无官气,也没有架子。始终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能得到上至中央领导人的信任,也能得到普通工人的信任,被公认为:“难得的帅才”。

邓稼先从事核武器研究这些年,许多重大理论问题和研究工作都是亲手参与、把关、最后拍板的,很多方案都是他亲笔写的,但他没有署上自己的名字。在我国进行的45次核试验中,邓稼先32次亲历现场,15次担任现场总指挥。

 


 

▲1979年在新疆核试验基地的戈壁滩,左边为邓稼先

 

1984年,第32次核试验又一次圆满成功。邓稼先就是这样带着新式核武器,也就是中子弹,伸手可及的喜悦,告别了罗布泊。 

研制核武器有一个最可怕的恶魔,就是放射性物质对人体的伤害,1979年的一次核试验,邓稼先也不幸受到了辐射。1985年8月,邓稼先被确诊为直肠癌,病情十分严重。

1986年6月,中央军委做出决定,邓稼先为了研制核武器隐姓埋名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牺牲,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国家决定对他解密,公开他的身份,宣传他的光辉事迹。这时候,人们才第一次知道了邓稼先的名字,知道是他是“两弹元勋”,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理论方案的主要设计者,知道他是一个英雄。 

但,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与世长辞,终年62岁。邓稼先的岳父,90岁的许德珩老人,在挽幛上写下“稼先逝世,我极悲痛”。是啊,何其悲痛!

 奉献

杨振宁在悼文中写道:“邓稼先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所孕育出来的有最高奉献精神的儿子。”这个评价虽有情感成分,但也客观真实。1985年,邓稼先住院期间,杨振宁回国探望,曾问起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制获得多少奖金,邓稼先说,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

原来,1985年,国家颁发原子弹特等奖时,总数是1万元,九院决定平均分配,由于参与研发的人数太多,院里垫上了十几万元后,才按照10元、5元、3元这三个等级发下去。

邓稼先去世后,他主要参与的四个项目:原子弹的突破和武器化,氢弹的突破及武器化,第二代氢弹装置的突破,核武器的重大突破,被追授国家科技成果特等奖,奖金各1000元,邓稼先的家属把这些奖金,悉数捐给了九院设立的科技奖励基金。

1996年7月29日,在邓稼先逝世十周年的这一天,中国进行了第45次核试验

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核试验。当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郑重宣布:中国暂停核试验。 

原子弹、氢弹,这两个“大炮仗”,意义非凡。一是打破了美苏核垄断、核讹诈,二是打碎了“离开苏联中国造不出原子弹”的国际嘲讽,三是使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四是培养了一大批核专家、材料专家。这是“争气弹”!

  传承

感动中国2017年度人物、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自己的偶像是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当你面临同样选择时,你是否会像他那样义无反顾?” 

2009年,邓稼先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之际,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追授邓稼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邓稼先逝世后,杨振宁写了一篇纪念文章《邓稼先》,饱含感情地写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正好准确地描述了邓稼先的一生。 

1996年,邓稼先曾经的同事——于敏、胡仁宇等著名科学家联名以《十年,我们深刻怀念》为题,在《光明日报》著文,充满深情地回忆:“每当我们在既定的目标下,越过核大国布下的障碍,夺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时,无不从心底钦佩稼先的卓越远见。”

 


 

▲身患重病的邓稼先在医院与同行探讨学术问题

 

邓稼先留给后人的

除了戈壁滩上的身影

还有他以身许国的精神

正如他自己说的:

“我对自己的选择,终生无悔。

假如生命终结之后能够再生,

我仍选择中国,选择核事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