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科技新秀 > 正文
我的归国心路



 

有人质疑说,

老一代科学家的风骨已成为触摸不到的过去,

当代的年轻人往往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有人担忧说,

为国献身的优良传统将成为一段夭折的历史,

现在的年轻人只会把现实和利益摆在第一位。

但小曙并不这么想。

至少在中物院,

像王淦昌、邓稼先这样放弃海外优渥条件,

毅然转身回国投入核武器科技事业的故事,

一直都在上演。

颜值实力双双爆表的汪湣洁,

有着比一般人更多的选择。

在美国,

面对“一栋大房子两只狗的舒适生活”,

面对“薪水和上升空间看起来都很美”,

她却因为中物院三所的一次面试,

被两弹文化所打动,

再也按捺不住“报效祖国”的初心,

当即重新规划了自己的人生。

面对来自美国的挽留,

她潇洒地说,

“大概我是没有为国家造核弹那么大的本事吧……

但,我可以造一个雷管啊。

 

徘徊在回国的路上

20186月,中美之间再起波澜。

我在纽约做博士后,刚续签完第二个年头的合约,贸易战的枪声就响起来。几乎是同时,我的律师发来邮件:“材料已备妥,绿卡随时可以申请。”但我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属于大洋的那一端。时局平静时,这感觉还不算强,风波一起,立刻就升起为国战斗的心。

“请先不要提交申请。”我回复他,打算先找找回国的路再决定。

7月,我写完简历投往中物院,很快便得到积极的回复。8月,我通过视频面试,岗位初步确定,我定好面试体检的机票,各种审查材料也一项一项的完成提交。

律师一直在试图说服我及早申请绿卡——大约是为了律师费,但他口中那一栋大房子两只狗的舒适生活的确很有吸引力。相熟的师兄规劝我:“就算你想为国效力,又能做出什么贡献呢?国家需要的是高端人才,你又不是钱学森。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啦。”他在公司里给我推荐了一个职位,两轮面试后,录用信在上飞机前那一晚抵达我邮箱,薪水和上升空间看起来都很美,9月,我迟疑着登上回国面试和体检的飞机。
 

在中物院面试时猛然惊醒

面试很顺利,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一样,我看见伟大的事业、恢弘的蓝图、无私的奉献和牺牲,澎湃的热情像潮汐一样被唤醒,令我急切地想要投身其中。但另一方面,我始终无法甩脱心里隐隐约约的犹疑。10日傍晚,我见到火工品部的党支部书记郭菲,交流中,他的话很直白:“也许这里的工资没有国外那么高,也不像高校做研究那么自由任性,但我们做的是真正可以用到实际中去的事,是有意义的事。”他微笑着问:“你有没有想过,国庆阅兵的时候,你知道天安门前的方阵里某个武器上用了你的产品。即使你无法对身边的任何人说起,你觉得那时你会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这段话一下子击中了我的心,似惊雷一响,冰雪浇头,我在这一瞬同时明白了“我的国”和“我”的涵义。

在此之前,“报效祖国”四个字,在我心里只是一股模糊而强烈的冲动,一种原始而热烈的感情。但,能否报效、如何报效,在对那些勇攀高峰的英雄们的无穷无尽的仰望中,这两个问题带来的自我怀疑像高峰下的迷雾,一直萦绕在我心中:非战争年代,作为一个普通人,能为国家带来什么?那何不选择优渥的生活?而在这一刻,怀疑消失,云开雾散,“报效祖国”四个字在我眼前凝出一副清晰的图景——不是戈壁上升起的蘑菇云,不是战场上冲锋的阵列,而是电视机前一个普通技术人员心满意足的笑容。

那是奉献,也是收获,是牺牲,也是成就,是付出,也是回报,那是我能做的、想做的、要做的事!
 

至少,我可以造一个雷管

我飞回纽约,立即向系里提出提前终止合约,系里回复:“根据合同,您需要再至少在此工作两个月,以让我们找到继任者并完成交接。”在此期间,我在律师那里撤回了绿卡申请材料,谢绝了新公司,转租公寓,关闭银行账户,收拾起在外八年的一切家当,安安心心等着到期。

我给师兄回了封邮件:大概我是没有为国家造核弹那么大的本事吧……但,我可以造一个雷管啊。

 201811月,我在三所正式入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