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专委领导 > 正文
传承您的精神,做新时代的“面壁者”!
    大江歌罢掉头东,

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壁,

难酬蹈海亦英雄。

 

1917年,19岁的周恩来在赴日留学前夕写作了这首诗,两年后,他为了投身到祖国的反帝反封建的洪流中去,毅然放弃在日本学习的机会,决定回国。回国前夕,面对同学好友的饯行与赠别,周恩来挥毫书赠了这首诗。

今天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3周年的日子。总理虽然离开我们多年,但岁月并没有冲淡我们对他的怀念。今天,我们中物院人作为新时代的“中国面壁者”,最好的纪念就是传承他的精神,扎根于他亲自长期领导的中国核武器研制事业,铸牢国防基石,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中物院的新贡献。

中国的原子弹,氢弹研制,即“两弹”工程毋庸置疑是中国20世纪最重大的科技成就之一,是中国第一代党中央领导人英明决策和中国人民集体智慧和努力造就的伟大工程,那么,周恩来总理在“两弹”研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

两弹研制的总导演总指挥总调度
 


 

1研制准备

储备人才

1944年,周恩来指示情报部门获取了美国正在发展研制原子弹的信息。美国在1945年爆炸世界第一颗原子弹时,周恩来等领导人意识到其将对世界安全产生严重威胁,为此,周恩来指示情报部门拟出相关专业留学生和200多名专家、学者名单,以等待时机,感召回国。

发展核科学

1949322日,周恩来批准钱三强建议,拨款外汇订购研究原子能核科学所需仪器设备。在周恩来的支持和关怀下,1950年夏,中国科学院组建近代物理研究所,在20多个学科领域开展研究,为创建核事业做了基础准备。

*【当时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递给钱三强5万美金说,这是周恩来副主席在西柏坡批的,钱三强回忆“这些美元散发出的一股霉味,显然是刚从潮湿的库洞中取出来的。不晓得战乱之中它曾有过多少火与血的经历!”钱三强不知道,当时中国共产党持有的外汇总额只有30万美元。】

1952年,周恩来主持下,与中央军委领导研究国防建设五年计划,酝酿发展特种武器问题,并征询竺可桢等有关科学家的意见,从各方面进行准备,积极创造条件。

调研决策

1954年,李四光领导的地质部发现了我国的铀矿资源。

1955114日,周恩来约请李四光、钱三强谈话,详细了解我国核科学技术研究现状、核反应堆与原子能的原理,以及发展原子能研究所需条件等,为创建中国核武器研制事业做好准备。

当天,周恩来致信毛泽东,汇报谈话情况。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策——开启新中国自己的原子能研发进程

115日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作出我国发展原子能科研事业的战略决策。周恩来在会上强调要大力培养相关科技人才。

131日,周恩来主持召开国务院第四次全体会议,讨论《国务院关于苏联建议帮助中国研究和平利用原子能问题的决议》,他专门就发展原子能一事发表了长篇讲话:

“我们应该使全世界人民知道,原子能如果为和平建设服务,就可以造福人类,如果为战争服务,就是毁灭人类。我国为了反对核战争,保卫和平,把原子能用于国家建设,造福人民,就要进行严肃认真的工作,必须掌握原子能。”

周恩来在会上强调:“我们必须要掌握原子能”

195641日, 周恩来审定《中共中央关于抽调干部和工人参加原子能建设工作的通知》。

11日, 他致信毛泽东并中共中央:

“为了能够统一地和有计划地领导利用原子能的工作和发展航空工业,拟分别成立原子能委员会和航空工业委员会。”

同年,周恩来亲自领导制订了“我国第一个科学技术发展的十二年规划”。

“两弹”工程被列入57项重要工程之中。

2部署实施

成立中物院,着手研究工作

1956728日,周恩来向党中央建议成立原子能事业部。同年1116日,第三机械工业部成立(1958211日改为第二机械工业部),宋任穷任部长,主管核工业建设和发展工作。

19571015日,中苏两国政府在莫斯科签订了《关于生产新式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以及在中国建立综合性的原子能工业的协定》(简称“国防新技术协定”)。

为尽快实施“国防新技术协定”,1958年初成立了二机部九局,随之建立了核武器研究所(北京第九研究所),具体负责核武器研制和核基地建设工作。

沉着应对,果断决策克服困难

19596月,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政府单方面撕毁协定和合同,撤走专家,带走重要图纸资料。7月,周恩来在庐山会议上传达中共中央决策:

“自己动手,从头摸起,准备用8年时间搞出原子弹。”
 


 

为应对严峻局面,周恩来调整原子能事业部署。他提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立足国内”的方针。主张实行“要、学、买、钻”四字原则。

与此同时,原子弹研制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中美对抗,中苏交恶,中印战争,粮食减产……中国处在最困难的时期,还要不要继续搞原子弹?最高决策层发生了分歧。

1961812日,在北戴河召开的国防工业委员会工作会上,上马下马的争论发展到白热化,周恩来的态度非常坚决,表示要决心搞下去,他在听取汇报中强调:

“要建立新的观念,实行新的方针,考虑任何问题要从建立生产和国民经济新秩序的前提出发。尖端要有。有了导弹、核武器,才能防止使用导弹、核武器;如果我们没有导弹,帝国主义就会使用导弹。”

最终,政治局委员们一致同意先调查后再决定。张爱萍和刘西尧经过一个多月调研,联名写了《关于原子能工业建设的基本情况和亟待解决的问题》,报告指出,全国有50多个单位,300多名工作人员参与这项工作,如果组织得好,1964年爆炸第一颗原子弹是有可能的。

调整国民经济,确保原子弹研制

为应对困难,确保原子弹研制工程,中央对国民经济进行了调整,全国其他基本建设几乎全部停了下来,但是与原子弹研制相关的工程不仅没有下马,反而有了很大的发展。按照周恩来的要求,突出重点,采取了一系列切实有效的措施,克服了重重困难,到1962年下半年,我国原子能研制工业有了很大进展。

同甘共苦,关怀备至凝聚人心

在全国经济严重困难时期。青海221核武器研制基地的科学家们同全国人民一样忍饥挨饿,还夜以继日地进行科学研究。专家们普遍贫血,体质下降。

张爱萍回忆:恩来同志听说我们的生活情况后,立即从各地调拨生活物资支援我们。不久,原子弹试验基地运来了大米、面粉,还有治疗浮肿病的药品。年节时,我们还吃上了云南火腿,喝上了贵州茅台酒。他在电话里嘱咐:

“要让科学家们、技术工人们、军队的干部战士们吃饱,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研制原子弹。”
 


 

而当时连毛主席、周总理都几个月不吃肉不吃蛋。

196115周总理把4000多名科技专家请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当科学家们迈进“会议厅”时一个个都被惊呆了只见桌上都有一盆高耸成垛的红烧肉,发出浓烈的香气。

“会议”开始总理轮流给每个桌敬酒并给坐在他身边的钱学森、钱三强频频夹菜。总理幽默地对科学家们说:

“你们今天的会议主题——就是吃肉!”

科学家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在困难时期周总理无微不至地关心爱护科学家和广大科技工作者,与他们同甘共苦体贴入微他的心与科学家们的心息息相连发出了强大的磁场效应吸引、凝聚了千万颗科技工作者的心。

3全面领导

成立中央专委会,周恩来任主任委员

196210原子弹研制即将进入决战阶段,二机部党组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汇报提出争取1964 年内最迟1965 年上半年进行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

汇报中讲到原子弹技术靠一个部门很难完成需要全国各方面配合时刘少奇表示:“各方面配合很重要中央要搞个委员会以加强这方面的领导和协调。现在就搞不然1964 年没有希望。你们提个方案和名单,报中央批准。”

刘少奇指出:“看来这件事要请总理出面才行。

【周恩来是唯一人选】当时,“两弹”工程由国防工办、国防科委、总参谋部三家交叉管理。要成立一个高于这三家单位的机构,就意味着领军人物必须是在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和书记处书记之上的领导人。除军委主席毛泽东之外,就是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了。而邓小平那边是党中央的办事机构,和政务这边是两个系统。从组织架构上来说,多少有些不太顺畅。实际上,周恩来成了唯一人选。

1962年,刘少奇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宣布,中央决定成立15人组成的领导国防尖端事业的最高决[page]

策机构——中央专门委员会,周恩来任主任委员,全面领导原子弹的研制工作。

标志着:原子弹研制从国家战略上升到国家行动

从成立中央专门委员会到实施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了9次中央专委会议和若干次小型会议,研究解决了100多个问题,有效地推进了我国核工业建设和核武器研制。

确定第一个原子弹爆炸的“零时”

1964923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召开特密级小型会议,对中国原子弹爆炸的时间作了明确确定:爆炸时间应选在10月下半月到11月上旬,最好选在1015日到1020日以前。

10141912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试验场安全地吊上102米的铁塔。核试验工作已处于最后的待命状态。

101512时,核试验基地核试验办公室传来保密请示电话:

总理、林总、贺总、聂总、总长:

经党委常委研究,根据气象情况,零日定为16日,零时定为15点。

请指示。

101512时半,周恩来在电话记录上作了批示:

刘杰同志并告成武同志:

请以保密电话嘱张、刘,同意零时定为1615时。

周恩来

101512点半

周恩来授意起草声明,郑重宣布:

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中国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

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中国进行核试验,发展核武器,是被迫而为的。中国掌握核武器,完全是为了防御,为了保卫中国人民免受美国的核威胁。

加快发展核武器

严格地说,中国第一次原子弹试验的成功只是核爆炸装置的成功,只能说明中国已经具备了核能力,还无法直接作为核武器使用。而要将核能力变成核武力,就必须将原子弹准确地投放出去,从而形成打击能力,才能真正形成核威慑,打破核垄断。

对此,周恩来在1019日召开的全国计划会议上说:

“我们要迎头赶上,要搞新技术,不要走老路。这就要求不仅核装置要武器化,而且要加速研制氢弹。”

而核武器化的关键问题,是“两弹”结合试验,也就是解决核弹的运载工具问题。因此,周恩来将1965年确定为“‘两弹’结合试验年”。

196523-4日专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并原则同意了二机部《关于加速发展核武器问题的报告》,确定通过1965年至1967年的一系列核试验,最终完成原子弹武器化的目标,并力争于1968年进行氢弹装置试验。

“十六字”方针及第二次核试验

1965320日专委会第十一次会议上,周恩来提出“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十六字方针,成为国防科技事业长期坚持的方针。

1965514日,我国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空投核试验。

标志着中国真正拥有了可以投入实战的核武器。

从首次核爆炸到空投核弹成功,中国仅用了7个月的时间,是所有有核国家最短的。
 


 

两弹”结合试验的背后

19661027日,新华社发表了一份惊震世界的新闻公报:

19661027日,中国在本国的国土上空,成功地进行了导弹核武器的试验,导弹飞行正常,核弹头在它预定的距离,精确地命中目标,实现核爆炸……”

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在国家本土上空所作的导弹载核试验,带有核弹头的导弹在国土上空飞行具有极大风险,若发生意外,等于自己遭受一次原子弹袭击,后果严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而这次两弹结合试验的决策人正是周恩来总理

1966928日,周恩来以中央专委名义,向导弹试验基地发去电报,明确指出:

“这次试验是核爆炸试验,用导弹运载,在大陆上进行,这在国际上是创举,要确保质量,绝对可靠,绝对安全,要求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能出事,出了事影响太大,不单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是个政治问题,首先要把合练切实搞好,保证不要出事。”

196610279010秒,试验基地导弹技术负责人,下达了导弹“点火”的口令。9914秒,核弹头在新疆罗布泊命中目标,并实现核爆炸。我国首次导弹核武器飞行试验成功,标志着中国具备了远程核打击能力。

推动核武器系列化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至196759日,第一颗氢弹试验前夕,周恩来连续主持召开了九次专委会,有力地推动了原子弹武器化和核武器系列化研制工作。

【朱光亚回忆】“每次核试验前听汇报,他(周总理)总是要仔细地询问可能影响成败的各个关键环节,而且还要求我把各种不利或意外因素考虑到。例如,弹已挂上飞机后,气象起了变化怎么办?万一弹投不下来怎么办?飞机带弹返回机场时会不会弹又意外地脱钩?这种情况下又应采取什么可靠的保险措施?等等。有时得不到满意的回答,他就暂时休会,给我们一段时间,让我们回去找更多的同志进一步研究,直到有了令人放心的答案后才复会,再审议,作决定。”

原子弹爆炸试验后不久,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把中国的核武器计划说成是“中国人民的一场悲剧”。他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中国的“核主张”是“既昂贵而又残酷的”。

而事实并非如此!

周恩来说:“我们在发展核武器的过程中,虽然花了一些钱,但并不象约翰逊说的那样“既昂贵而又残酷的”,而恰恰相反,从中国原子能事业起步到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中国所花费用是很低的……我们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只花了几十亿元人民币,美国花了几百亿美元。我们是后来居上,也应该后来居上,因为人家已经为我们探了路。”

4长远谋划

“文革”中苦撑核武器研制事业发展

正当九院(196432日,二机部九局改为第九研究设计院)核武器研制事业乘胜前进之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10年动乱期间,周恩来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斗争,对核武器研制事业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

九院的领导干部和广大科技人员,在国家季度动乱的复杂情况下,坚守岗位,坚持工作,克服了种种困难,实现了两弹的武器化,完成了新的战略布局调整。
 


 

“文革”狂飙中的1966925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了中央专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他既要表态支持“文革”,又要最大限度地保证国防科技事业少受干扰,他在“文革”中苦苦斡旋,其难度不言而喻。

周恩来在会上宣布:

原子弹爆炸,有专家的功劳。这些人不是资本家,不是右派,只要他们积极工作,即便是在思想上有毛病,在工作上还是要团结。

19673月到11月,周恩来指示多次向221基地和902基地签发电报,明确指出,这些单位“文化大革命只能在业余时间进行”,“不准夺权、不准停产、不准串联、不准武斗、保证基地绝对安全,保证基地稳定生产”。并派调查组到基地维持正常科研生产。所有这些措施,对九院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相当一段时间内,各项工作仍能大体按计划进行起了重大作用。

竭尽全力保护科技专家

1967年,局势更加混乱,夺权风也刮到了国防科技领域。周恩来为了保护中央专委和国防科技骨干,想方设法阻止“造反派”夺权,而“造反派”却打着“革命”旗号恣意妄为。这个度如何把握,实际上要比走钢丝还难。

周总理竭尽全力地保护了参与我国尖端科技的技术专家和行政领导干部。他命令第二、第七机械工业部和科研院、所的军管会负责人,采取切实措施,保护列入名单的科学家和干部的人身安全,并严肃指出:“如果这些人发生意外,我要找你们。”

着手开展地下核试验

19637月,美英苏三国代表在莫斯科准备签订《关于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试验条约》。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必须掌握地下核试验技术,才能争取主动。

19639月,周恩来指示,对地下核试验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1964411日,周恩来在中央专委第八次会议同意程开甲等专家建议,决定将地下核试验的研究列为议事日程,抓紧勘察、设计。

1969810,周恩来主持专委会听取试验现场准备工作情况汇报并作出具体指示。

1969923日,中国首次平洞地下核试验爆炸成功。

19781014日,我国首次竖井核爆炸试验成功。

随着地下核试验技术日趋成熟,1980年后,我国不再进行大气层核试验,核试验全部转入地下……

保障核武器探索研究工作

1967年,九院开始核武器小型化探索研究。为防止“造反派”的夺权行为干扰尖端武器研制,周恩来与毛泽东商定,首先在国防工业等相关系统实行军管。

19671210日,周恩来召集中央专委会第十九次会议,研究即将进行的第七次核试验问题。针对“文革”中的派性斗争,周恩来下了命令:

“一切两派争论[page]

都要停止,服从最高利益,全力以赴,形成整体。”

在周恩来的精心指导和安排下,1227日,我国第七次核试验取得成功。

长远谋划原子能和平利用

二机部不能只是“爆炸部”,除了搞核弹外,还要搞核电站。

1974412日,周恩来主持召开的最后一次专委会议,审查二机部一座核材料生产工厂的建设调整方案,并讨论清华大学的试验性核电站工程急需解决的一些问题。审查批准了上海“728工程”(即后来的秦山核电站工程)的建设方案。

周恩来以惊人的毅力忍着巨大的病痛主持会议并作了长篇讲话对我国尖端事业的发展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他一再告诫:

“要想到2122世纪,要为子孙后代着想。”

与会人员眼含热泪记下了他最后的嘱托。

周恩来关心的不仅是核武器,他的目光更远大,已经考虑到原子能的和平利用,用核能来解决电能不足的问题,造福更广大的人民群众。

【周恩来在专委会会议上决策的背后】

一般情况下,专委会会议三个月一次,准备会议材料和议题就需要三个月,二机部及相关部门一摞一摞的报告,周恩来总理都会事必躬亲,无一遗漏的看完,会议议题也由他定。且不说国务院千头万绪的其它工作,仅中央专委的工作,要付出的心血和精力就不是能用时间概念来衡量的。

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至周恩来去世,他主持和参加“两弹一星”研制问题的会议500多次。期间经历“文革”十年艰难岁月,再加上专委会职能、任务和人员都进一步扩大,工作困难可想而知,耗尽了最后一丝心力。

当事者评价:

聂荣臻:“中国从事原子弹和导弹技术都应归功于周恩来”

张爱萍:“应该说,原子弹是周恩来一手抓出来的!”

钱学森:“我国搞原子弹、氢弹、导弹、人造卫星。都是周总理领导的。”

197618日,周恩来总理告别了他终生奋斗的世界,留下了他未竟的事业,以及他对中国国防科技事业的永久牵挂。

周恩来总理呕心沥血、辛勤操劳换来了核武器研制事业、核工业的累累成果和长远发展。我国核武器研究用四十几次核试验,达到或接近美国千余次试验才达到的水平,为我国今天核威慑能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核能在工业、农业、医疗以及国民经济其他各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广泛。

斯人已逝,海棠依旧。

今天,我们最好的纪念,就是不忘周恩来总理毕生为“中华之崛起”的心愿,学习传承他千古垂范的精神品格,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忘初心,接续奋斗,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中物院的新贡献。

主要参考文献资料篇目:

⒈《百年追思:中国的总管家周恩来》  曹应旺

⒉《弘扬“两弹一星”精神自主创新勇攀高峰》  国防科工委“两弹一星”精神研究课题组

⒊《中央专委:“两弹一艇”研制的统帅部———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10周年》 李鹰翔

4《中国蘑菇云》孟昭瑞

5《周恩来在“两弹”研制中的领导艺术》  苏在卿

6《中国的核武器研制之路》中物院资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