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恩来诞辰120周年 > 正文
朱光亚:周总理与国防科研十六字方针

 

朱光亚   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著名科学家

我作为国防陆战线上的一个老兵,对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的这些往事的记忆是犹新的。周总理对于尖端科学技术事业的关怀,以及他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工作作风,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由于工作关系,我很幸运有较多的机会聆听周总理的教诲。第一次是在1962124日召开的中央专委会上。专委会是这年11成立的,124日这次会议已经是第三次专委会会议了。会议在西花厅举行,周总理和专委会的领导同志围坐在一起,商讨关系到国家安危的大事。那个时候我们二机部的领导刘杰、钱三强等同志向专委会汇报了原子能工业生产建设的情况,以及研制原子弹两年规划的问题。我列席会议,并作了补充汇报。当时我们国家一方面受到核大国的威胁,一方面经受着国内经济上的困难,形势是非常严峻的。能不能够加快发展我们自己的原子能工业,已经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听完汇报以后,周总理指示我们:在我们的科研工作中,必须实事求是,循序而进,坚持不懈,戒骄戒躁。他讲了一段很深刻的对我们大家很大的鼓励和鞭策的话。

那天的会议从上午一直开到下午,周总理就留我们吃午饭,他跟领导同志和我们都同桌就餐,吃的是用大盆装的炖肉丸子熬白菜豆腐,还有几碟咸菜,我的印象很深刻。

好几年以后,余秋里同志告诉我们说,这种大盆菜是周总理创造的国务院的传统的饭菜,既有营养,又很简便。这种传统的饭菜在国家经济好转的年月里,一直是没有变化的。有一位在周总理身边工作的同志还给我们讲过一个小故事,那就是1963年的一次晚餐,也是这样的饭菜,大家都入席了,后到的贺龙元帅进了餐厅以后,看了一眼每一张桌子上的这个菜,很风趣地对周总理说"总理啊,国家经济都好转了,你这儿的饭桌上怎么还没有体现出大好形势啊?"周总理说道"大好形势是靠大家奋斗得来的,将来国家富强了,也不能丢掉艰苦朴素的传统啊。"周总理历来生活简朴,就是在饭桌子上,也有警示我们的风范。

在周总理的直接领导下,这次专委会的内容后来就成为全国人民的行动,不到两年时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就试验成功了!干我们这一行,一得之见是多得很的,说起来也有道理,但不见得全面。由总设计师听了各种意见以后,经过分析平衡,最后由总设计师拍板。总设计师也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总体的设计部,一个大班子,就是系统工程的班子。所以他们运用系统工程,衡量各种因素,选择最优的方案。总设计师听了各方面的专家意见,又看了总体设计部的报告,最后下决心拍板。拍了板,谁再有意见也不算数了。这就是周总理和聂帅给我们的规定。我们现在的总设计师都是这么锻炼出来的。总设计师要有风度,正如钱学森所说的要有"大将的风度"

196211月中央专委会成立,到19641014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周总理亲自主持召开了9次会议,及时地解决了生产科研和建设中许多重大问题。

周总理主持第5次专委会的时候,听取了汇报,肯定了二机部前两年的工作成绩之后指出:两年规划的完成,专委会有很大的责任,

但是,主要的责任还是在你们二机部的领导上,二机部的领导自上而下都要具有高度的政治思想性,高度的计划科学性,高度的组织纪律性。我们当时,以至于后来一直叫这是周总理要求我们的"三高"的指示,是指引我们前进的一个很重要的思想。

周总理要求我们科技战线上的同志"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特别是在执行大型任务这样一个过程里面,他指示我们要这样做。他自己更是身体力行的典范。每次搞试验之前,他要听汇报,他总是要仔细地询问可能影响成败的各个关键环节,而且还要求我们把各种不利的,或者意外的因素要考虑到。比如说,原子弹要做试验了,原子弹已经挂上了飞机了,气象起了变化,怎么办?我们对气象是有很严格的要求的。万一原子弹投不下来又怎么办?飞机带弹返回机场的时候,原子弹会不会又意外地掉下来了?脱钩了?诸如此类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又应该采取竹么可靠的安全措施等等。有时周总理得不到满意的回答,他就说,我们暂时休会,给你们一定时间,你们回去找更多同志们一起研究,直到我们有了比较令人放心的答案以后,他才决定再复会,作出决定。这样的事不止一次。他多次很严肃地重申他以前提出的,就是那个十六字方针,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搞试验关系重大,绝对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我们国家还很贫穷,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周到,略有失误,都会加重人民的负担。正是由于周总理严肃而又亲切的教导和榜样的力量,培养

和锻炼了国防科技队伍的严细的作风。此后,每一次重大的科研试验里面,我们都要重申十六字方针,都要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开展群众性的预想、预防活动,提方案定措施,要做到弹不带隐患进试验场,卫星不带隐患上天,使我们在相当一个时期在同一个类型的尖端科学技术试验中,成为世界上成功率比较高的国家。

周总理一心想的是祖国的繁荣富强,人民的幸福安康,世界的持久和平。他谆谆告诫科技战线的同志们,我们发展核动力,首要的是安全。他明确提出来,核电站的建设,应当遵循"安全、实用、经济、自力更生"这么十个字的方针。这里面首先强调的就是安全。我记得19707月,当时我已经转到国防科委工作了,核动力陆上模式堆运行试验准备就绪,这就是核潜艇上用的动力的一种反应堆。周总理就派专机把有关人员接到北京来汇报。那次会开了两天, 715号到16号,讨论这个模式堆起动提升功率的。周总理在这次会上着重审查了起动运行的安全,要求每一个环节都要认真地研究,指示二机部要吸收本部门以外的一些专家来挑毛病。正是这次审议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的专委会上,周总理还指出,这是核动力的起点,也是奠定核电站的基础。

197011月的一次专委会上,周总理听取了上海市研制核电站问题的汇报。19743月底到4月中旬,周总理主持的是最后一次专委会。那次专委会分两次开,时间拉得比较开,也是让大家回去反复再研究。这个专委会第一项议题就是审查上海市代号为728工程的核电站建设方案,也就是现在已经建成的秦山核电站建设方案。那个时候我们都知道周总理已经病了,但是他仍然跟聂帅一起,审查肯定了上海的方案。

周总理还非常重视基础科学研究,对我们经常强调,要大力注意培养年轻人,以发挥科学人才的作用。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相继访华,我国外交局面打开以后,有不少美籍中国学者来访,巴基斯坦总统的科学顾问也来过。这些来访的客人对我们科研工作提出了不少建议,强调应该重视科学理论研究,适当地安排长远性的课题和基础性理论的研究工作,要开展学术交流,要大力培养年轻人,注意发挥原有科学人才的作用,等等。周总理认为这些建议意见都很好,一再指示我们,指示有关单位,要很好地讨论这方面的建议。当年10月,中央就决定派一个科技代表团到美国访问。代表团由著名科学家贝时璋、钱伟长、张文裕等组成。出发以前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代表团成员,我也有幸参加了那次接见。周总理同大家很仔细地讨论了好几个问题,特别交代大家要注意的事项。在这之前,张文裕、祝鸿元、谢嘉铭大概一共有18位科技工作者,曾联名写了一封信给周总理,提出他们对发展我国高能物理的明确主张,反映他们工作中的一些困难。周总理911号就亲笔回信,指示高能物理研究和高能加速器的预制研究,应该成为科学院要抓的主要项目之一。这样,在周总理的直接关怀下,中国科学院建立高能物理研究所的事就很快定下来了。

周总理时刻想到的是广大的人民,也想到我们科学工作者。给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发生在"文革"之初,当时周总理提出,要把196419651966年三次核试验的情况拍成电影播放出来。后来八一电影制片厂承担了这个任务。在钓鱼台的礼堂时审查这个片子,我们去了,周总理也到了。周总理问我们:你们现在生活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有人抄你们家了?很关心我们的处境。他还问这个片子这样行不行,能不能再选一点镜头,让我们人民群众更高兴一些。他认为有些镜头太短了,太少了,能不能在不妨碍保密的情况下尽可能多选一点。这件事给我很大教育。我当时就对周总理说,头两次试验可以尽量多选一些爆炸烟云的镜头,第三次少选一点,因为第三次进行了一些新的探索试验,我们没有把握。后来,这部片子根据周总理的指示精神,尽可能多选了一些镜头,就公开放映了。


      
 (注:朱光亚生前文章







关键词: 十六字 国防 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