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会员单位 >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 正文
我们的财富——两弹理论研究中的学术民主与求实创新

中国的科学家用不到十年的时间相继研制出原子弹和氢弹,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科学奇迹。奇迹诞生的背后,是核武器科技人员独立探索、自力更生的不懈奋斗。在这条奋斗路上,大家始终高举两面旗帜:学术民主与求实创新。

原子弹氢弹的理论研究,听起来很激动人心,实际上十分单调枯燥,科研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埋头算题,然后把计算结果写出来供大家讨论。在日复一日的枯燥计算中,遇到困难,也无从寻求外界的任何资料和帮助,怎么办?只有一条路,发扬学术民主,集中集体智慧。正是教学相长、大鸣大放的学术民主之风助推理论工作不断取得进步。

在九所的科研楼,悬挂着一幅巨幅油画。老所长李德元将其命名为《当代英雄》。这幅巨幅油画生动记录了彭桓武、邓稼先、周光召、程开甲、朱光亚、郭永怀、周毓麟、秦元勋等大家开展学术讨论的情形。
 


 

学术民主大讨论贯穿了光辉的“九次计算”全过程,氢弹多路探索中的学术民主也是无处不在。那时,号称“鸣放会”的学术讨论经常举行,从专家到刚毕业的大学生,任何人都可以走上前去讲出自己的思路,每个人也都可以对别人的思考提出疑问。这样的讨论在会议室、办公室,甚至食堂轮番上演。那时,计算资源十分紧张,科研人员往往是熬夜上机,然后顾不上休息就把计算结果带来讨论。简单的午餐后,大家把桌子一拉,把计算结果一贴,就开始了畅所欲言的头脑风暴。

彭桓武等大科学家也特别鼓励年轻人发言,当他们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时,彭先生总是给予肯定与表扬。

有一次,一位年轻人做报告,彭先生听后发表意见,这位年轻人赶紧说:彭公,您的思想已经包含在我的思想里了。听众们哈哈大笑,彭公也只是莞尔一笑,不以为意。

正是在如此酣畅淋漓的学术民主讨论中,两弹研制工作,艰难却坚定地勇往直前。

相比原子弹,氢弹的研制过程是更彻底的白手起家。即便是核武器理论研究的技术负责人彭桓武先生,也并不知道氢弹是什么样子。他号召进行多路探索,指导周光召、于敏、黄祖洽各率领一个研究小组,从三个不同的技术方向进行技术探索,他们提出过很多设想,可惜一条条道路,一时间都没打通。

除了民主大讨论,所里还安排专家讲课,彭桓武、邓稼先、于敏、周光召都为科研人员作报告,在所内掀起了空前热烈的学习热潮。于敏的讲座尤为受欢迎,每逢他讲课,头天晚上就有人搬椅子占座位。

所以,那时,大家的工作热情很高,办公楼里夜夜灯火通明,科研人员争分夺秒地投身氢弹原理攻关,加班加点已成常态,以至于支部书记每晚劝说大家回去休息竟成为一项重要工作。许多人抹不开情面,假装离开了,在楼下转悠一圈,瞅个空子,又回到办公室继续挑灯夜战。

那时,九所周围还是大片的农田,十四号楼的加班灯光,老远就能看到,成为每晚北京城北太平庄以北的地标。1965年,这一个对于氢弹理论攻关工作来说无比艰难的年份,却被老所长李德元认为是最应该载入史册的一年。

那一年,二机部副部长刘西尧经常到九所来实地了解科研进展。有一次,着急的西尧部长在会上大声说“各人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可是,没有就是没有。坐在西尧部长面前的,是一批十分严谨的科学家,没有可靠的论据,谁也不会在领导面前夸夸其谈,显摆自己。

虽然前进道路上的拦路石如此庞大,但是九所人的意志始终无比坚定,大家憋足了劲,要赶在法国人之前爆炸氢弹。

19659月底,于敏率领研究小组到上海出差。最初的研究工作依然不顺利,但大家没有气馁。一次一个偶然的测算错误给于敏以重要启发,他对计算结果进行深入的分析后,敏锐察觉到氢弹原理突破的关键,在后来的三个月时间里,他带领科研人员反复进行计算和讨论,终于明确了某些重要特征量之间的关系,牵住了氢弹原理的“牛鼻子”。

好消息传到北京,九所群情振奋!本着求真务实的精神,九所立即调整研究方向,组织了新的攻关——那时的科研人员没有门户之见,更没有名利纠葛,按照部署,立即投入新的研究任务,没有任何人因为手头原有的其他大专家指导的工作而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人们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真正将个人融入到集体事业中。

若干年后,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周光召,仍对两弹突破时期的学术民主气氛记忆犹新。他说:“岁月在不断地流逝,记忆已经逐渐地淡漠,但是永铭在心的是九所的群众,是我国在5060 年代培养出来的一代最优秀的青年。怎能忘记和他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那办公室内对方案的热烈争论,那计算机房夜战后迎来的黎明的太阳……”

的确,那是一段慷慨激昂的往事,一种奔腾火热的生活,一份舍我其谁的责任与担当。这种责任与担当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核武器人的血液中。

1982年,我国原子弹、氢弹理论设计荣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当九所将仅有的一枚奖章送给第一作者彭桓武先生时,他却以集体功劳之故坚辞不受,提议将奖章放在所里,让所有为这项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们共享。彭先生还提笔为九所写下赠言:“集体集体集集体,日新日新日日新”。这十四个字,是学术民主、求实创新的真实写照,也是我国核武器科技事业取得成功的重要法宝。这十四个字,镌刻在九所科研楼的墙壁上,也深深印刻在九所人的心中。

今年是我国核武器科技事业创建60周年。60年前,披荆斩棘的那一代人,已然成为耄耋老者;60年后,新一代九所人将坚定不移传承前辈科学家科学求实的风范,以团结协作、报效祖国,科技强国、科技强军为目标牵引。

60年,对一支队伍而言,青春正好;60年,对一桩事业而言,前路漫漫;60年,以祖国崇高使命为神圣职责的核武器科技人员将秉承学术民主、求实创新的两弹精神,谱写核武器科技事业更加辉煌的未来!






关键词: 理论研究 学术 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