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程开甲故事(3)从名校支柱到国家栋梁
 


 

程开甲(二排右六)在南京大学。
 


 

程开甲(前排右三)随教育部访问苏联。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的发展日新月异,科学事业一直受到重视。科学传播、科学教育、科学研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前景广阔。

      1952年,程开甲经过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来到南京大学,在南大的日子,可以说很短,他的学生、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教授陆善堃说,自己只在南大跟着这位老师学了不到一年,他就“消失”了;也可以说很长,他的学生、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施毅说,即使现在,程老依然保留着南大的职务,为南大的学术贡献着力量。

一次捐出一丈布 房子让给同事住

首个高知党员的模范作用

      曾经程开甲对共产主义也只是懵懂。在浙江大学时,他受到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讲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影响,算是有了初步认识。在英国,“紫英石”号事件让他感受到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希望。到了南京大学,程开甲进一步接受政治理论学习。1952年,程开甲开始认真地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上马列主义基础课,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还听了苏联专家讲述的辩证唯物论与近代自然科学等报告……通过学习,程开甲的理论更加扎实,信念越发坚定,对党的热爱更加热烈。1952年,程开甲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于1956年7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物理系教工党支部发展的第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党员。程开甲所在的党小组组长是刘圣康,两人关系“特殊”:组织上,程开甲是预备党员,刘圣康是他的领导,他常向刘圣康汇报思想。而在学术上,程开甲是老师,刘圣康是学生。在这种关系下,两人结下深厚友谊。

      程开甲成为共产党员,在学校知识分子中产生了很大反响,知识分子纷纷要求入党,物理系教工支部一两年内发展了10位知识分子党员。入党后,程开甲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每个月主动向党组织汇报思想。

      1960年,每人每年只发二尺布票。为了救扶更贫弱的人群,南大党委组织党员捐布票。程开甲一个人就捐出一丈布票。时任南大核物理教研室秘书、组织布票捐献活动的吴维瑛回忆,当时布票非常珍贵,想买一床被子要凑好几年布票。“一幅床单起码要1.4丈布票。而程先生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一家六口人,在当时能捐出一丈布票是很了不起的。”吴维英回忆,“我当时问程先生,'您家孩子多,捐了这么多布票有没有困难’,他说不要紧。印象中他非常平易近人,也非常朴实。”

      作为南大的高级教授,学校分给程开甲一处两层的房子。当时,南大物理系预备教师曹天锡正为房子犯难。程开甲主动跟领导提出,把自己住房的一层让出来给曹天锡夫妇,还送给他们许多添置不久的家具。曹天锡后来回忆:“当时程先生还没有正式调离南大,不过人已经去北京工作了,很少回来。只有他的家眷住在房子里,我们就住在一个屋檐下。”曹天锡说,程先生一家人都非常好,后来离开南京时,还送给他一个碗橱,他一直用着。

学有所得重积累 教有所思重突破

奠定南大物理教学基础

      那个时候的苏联经验是优先发展重工业,认为金属物理研究很重要。当时,南京大学物理系确定了金属物理研究方向,并决定筹建金属物理教研组,把筹建工作交给了程开甲和施士元。施士元是物理学家,居里夫人的3个中国学生之一,国民党时期就是中央大学物理系教授,程开甲同他一起投身到金属物理教研组的工作中。

当时程开甲对固体物理已经有了一定深度的研究,但对金属材料物理还是外行,出于工作需要,程开甲就找专家学、去外单位学……为了学习,程开甲去南京工学院听高良润讲师上金属学科课程,一周两次,一学期没有落下过一节课。1954年,程开甲到沈阳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学习内耗理论与实验。程开甲甚至会去同事施士元的课堂,和他的学生一起学习X射线,通过不断的虚心学习,真正弄清了金属材料的内涵。

之后,程开甲就开始添置实验设备,建起金属研究实验室,并在1954年成立了金属物理教研组,这也是南京大学历史上建成的第一个教研组。在成立教研组的同时,程开甲认真钻研从国外带回来的资料、书籍,在国内首先开展了系统的热力学内耗理论研究,提出了普适性内耗理论。同时,程开甲还开展了二元代位合金体系、面心立方金属原子的内耗理论、辐射理论等方面的研究。

在南大成立金属物理教研组后,程开甲专门开了固体物理和金属物理两门课。其中固体物理课是国内高校第一次开的课程,他对自己授课的讲义进行整理、修改、补充,完成了《固体物理学》书稿,这本书成为中国固体物理方面的第一本著作。同时程开甲为青年教师和研究生举办了“固体物理新的理论学习方法讲习班”,介绍国外研究的最新动态和学术前沿方面的内容。

1958年,国家开始重视原子能工业的发展,著名科学家钱三强到全国各地去作报告,呼吁各地成立原子能研究所,各高校设立核物理专业。江苏省和南京大学积极响应,决定分别成立江苏省原子能研究所和南京大学物理系核物理教研组。

根据组织安排,程开甲将金属物理教研组的工作交于他人,再次和施士元一起创建南京大学核物理专业,同时,参与江苏省原子能研究所的筹建。

为了更好、更快地建设核物理教研组,参与人员分别承担科研项目,程开甲参照苏联学者文章,成功研制出南大第一台双聚焦β谱仪,当时的南京大学校长郭影秋很重视,将它列为当年南京大学向“大跃进”献礼的成果。

1958年全国“大跃进”,为加快发展原子能工业,上级提出了“大家办原子能科学”“全民办铀矿”的口号,要求一个省建一个反应堆和一台加速器。程开甲考虑到马上要建反应堆不可能,就领着大家动手制作了一台直线加速器,这是南京大学的第一台加速器,为学校核子物理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当时核物理方面的人才极少,为了南京大学核物理专业的发展,程开甲让刘圣康带几个年轻教师到北京原子能所实习两年,并指导他们选择中子作为研究方向。程开甲为南大培养出了一批年轻教师,使南京大学核物理学科没有因为程开甲自己的离开而影响发展。南大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中科院院士吴培亨说:“我入学时,程老师教我怎么样苦练基本功。他说他年轻时学数学,把能找到的所有题目全做完了,以后他做研究的时候,从来没有因为数学上面的困扰而影响工作。相反,他以前做过的基本功,在他研究时会一个个跳出来帮他解决问题。”

在校期间,高教部组织访苏代表团,程开甲作为成员随行,带回了苏联4个大学的教学计划和许多教学参考资料,为南京大学教学改革提供了借鉴。

 

乡音不改 参与制定“十二年科学规划”

京宁“争程” 聂荣臻写下“求贤信”

 

1960年,程开甲被任命为物理系副主任。陆善堃不仅是程开甲的学生,也是他的老乡。在南大上三年级时,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位有名的老师,但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位老师讲课有着浓重的盛泽口音,这让他倍感亲切。“程老师知识非常渊博,讲课时经常从这一点讲到那一点,把许多事情结合起来,让人越听越有滋味。后来,程先生没有教完我们课就调走了。”直到十多年前,陆善堃通过朋友联系到了在北京的程开甲,登门拜访,程开甲对这位同乡学生很热情,告诉他要做好教学工作,为国家培养好人才。

而程开甲离开南大的那段时期,正是为了一个目标,北京把最优秀人才集聚起来的时期。

早在1956年,在周恩来总理直接领导下,程开甲与全国600多位科学家和技术专家集结北京,参加制定“十二年科学规划”,“规划”基于争取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末期,使我国最急需的科学部门接近世界先进水平这一目标,对中国科学研究和国民经济各部门技术水平的提高起到了指导和促进作用,原子能、半导体、计算技术等新兴科学技术从此建立起来,“两弹一星”也是在此规划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1960年,中央组织部调程开甲到第二机械工业部。南大党委上报情况明确表示“程开甲所负担的领导、教学、科研工作难以考虑调离,对物理系影响太大,无法克服”。随后中央组织部批示,确定让程开甲两头兼顾,二机部与南大在一年内各占6个月时间。南大党委表示同意。1961年,聂荣臻副总理亲自给教育部部长杨秀峰、蒋南翔写信,提出“两三年内免除程开甲在学校的兼顾工作,一旦任务完成,返回原校”。1962年,南大表示“为了整体利益,愿自行努力克服困难”。

1961年程开甲调入二机部第九研究所,来之前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任务。副所长吴际霖告诉他:“要你来,是搞原子弹的。”

 

(感谢熊杏林、程漱玉、齐琦、俞月花对本文贡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