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报道 > 正文
缅怀刘杰部长在组织领导原子弹、氢弹研制中的不朽功绩(3.1)


(六)九院科学家们制定氢弹科研大纲,多路探索,目标是实现1100

中央专委会议以后,196523月间,九院根据二机部党委的要求,在副院长彭桓武、朱光亚的指导下,由理论部主任邓稼先、副主任周光召主持,组织理论部有关方面的专家和研究人员开规划会议,讨论制定突破氢弹的具体规划。会议在回顾了前一段氢弹理论研究工作,分析了美国、苏联等国氢弹发展的历史以后,制定了旨在突破氢弹技术的《氢弹科研大纲》。

在制定大纲的过程中,刘西尧经常乘坐一辆退了颜色的、不太鲜红的“奔驰”小轿车到九院理论部与大家一起讨论。

这次制定的大纲中要求:氢弹研制的近期目标主要是在已有工作的基础上,通过进一步的理论研究,突破并掌握重量轻、威力大的热核武器的基本原理;第一步,作为这一目标的标志,是争取完成重量约1吨左右、威力为100万吨级TNT当量的热核弹头的理论设计(当时把这一目标简称为“1100”)。达到上述目标的关键是要摸清氘化锂-6能够烧起来,而且烧下去的规律及所需要的条件,并研究如何创造这些条件。另外,大纲也要求理论部在原理、材料、构形、计算方法等各个方面进行多路探索,并做出了部署。

九院理论部的科学家们提出来搞1100”,即搞设计先进的上导弹头的氢弹,刘杰听过他们的汇报,是表示赞成的并鼓励他们努力实现。

1100”目标的制定,反映了当时在领导上对研制的氢弹是要装到导弹上去的思想是很明确的,同时,也反映了当时领导和科学家们对氢弹的正确认识,没有把加强型原子弹与氢弹相混淆。但是,在当时九院理论部已经掌握的技术途径,距离要达到的“1100”这一目标还差很远。

为了突破氢弹原理,实现1100”目标,九院理论部分兵作战,多路探索。邓稼先、周光召、于敏、黄祖洽等部主任,带领有关研究室的人员分别攻关夺隘。与他们一起工作的研究人员,大多是刚出校门不久,精力旺盛,工作起来不分白天、黑夜,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到深夜,甚至是通宵达旦。每天晚上,科研大楼内灯火辉煌,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忘我地工作,苦苦探索。大家一心只想的是怎么快点突破氢弹原理,为国争光,为民族争气!当时,理论部及研究室的党政领导和政工人员,为了保证大家的身体健康,不要累垮,经常在晚上到办公室去一个一个地动员大家回去休息。

理论部的学术民主气氛是非常好的。那时已经成名的专家与刚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自然有知识与经验的差别,但是,在氢弹的秘密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谁也不知道氢弹究竟怎么设计。那时大家的学术思想非常活跃,几乎每周都要召开学术讨论会和鸣放会。在会上,从彭桓武副院长这样的大科学家到邓稼先、周光召、黄祖洽、于敏等部主任直到年轻的研究人员,不论资格,人人都有发言权。不论谁有了新的想法,都可以登台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有不同的意见就展开争论,一场争论下来,常常大家都面红耳赤,但谁说的对,就听谁的,彼此都从中得到启发。许多好的想法,就是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中产生出来的。通过一个个的学术报告会和学术讨论会以及鸣放会,许多种突破氢弹的设想和途径被提了出来。

然而,氢弹毕竟是非常复杂的系统,诸多制约因素混杂。经过几个月的探索研究,许多种试图突破它的途径被提出来,经过一一仔细的讨论、计算和分析后,又一条条地被否定了。理论部的研究人员虽然从失败中也吸取了一些有益的东西,但设计氢弹的关键并没有掌握,没有找到氢弹原理的突破口。面对着困难,大家的积极性依然高涨。

1965514日我国第一颗空投的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后,聂荣臻元帅同张爱萍及国防科委的领导一起,于527日上午,找刘杰部长研究了下一步核试验问题。刘杰汇报了与中近程地地导弹配套的缩小型原子弹头的研制进展情况和近几个月来氢弹理论探索研究的情况。刘杰说:理论部的专家们设想,在1966年上半年进行一次含有热核材料的加强型原子弹空中爆炸试验,目的是进行热核材料试验,为研制与中程地地导弹配套的原子弹头和研制氢弹提供热核聚变反应的实测数据。下一步,准备进行威力为70万吨TNT当量(名义上也可称百万吨级)的加强型氢航弹试验。

听完汇报后,聂帅说:我国核武器的发展,继去年铁塔上爆炸之后,今年又上了飞机。与中近程地地导弹配套的缩小型原子弹头正在研制,问题不大。探索氢弹的理论研究工作正在进行。下一步核试验规划要做些调整。另外,要考虑一下氢弹试验场有些什么问题,应早作准备。法国为什么准备那么长时间还没有进行氢弹试验?我们应该一切问题要早下手。

到了1965年的7月,在彭桓武副院长和理论部几位主任的组织领导下,理论部的研究人员在过去原子能研究所“轻核理论组”和理论部氢弹探索的基础上,经过半年的努力,虽然在氢弹探索的道路上有所前进,确定了热核燃料的取舍,着重研究了突破氢弹的两条可能的技术途径,但计算结果表明,两条技术途径都有各自的困难。距离达到 “1100”这一目标相差甚远。探索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一时受阻。

以上制定1100”目标的情况和突破氢弹的两条可能的技术途径一时受阻的情况,刘西尧副部长陆续向刘杰谈到过,有的问题的处理,也跟刘杰商量过。

(七)刘杰提议:眼下高的一时争取不到时,就要准备低的,并继续在理论和试验结合中去探索高的。 刘西尧同九院科学家们修改氢弹科研大纲,分两步达到1100”目标

探索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一时受阻了。在此时刻,二机部部长刘杰的思路回到了1964123日和196523日向中央专委呈送的《关于加速发展核武器问题的报告》上,即:力争在1968年开始进行氢弹装置的试验,然后再尽快地解决上导弹的氢弹。刘杰在一次部党委会上说:“搞氢弹,先采取一切办法,加大个头,多加材料,暴露轻核反应的规律”。他还说“美国经过6次核爆炸试验才突破氢弹技术。我们不一定试验这么多次,但总得要试几次。能够先达到聚变比占到15%也是很可贵的。由低到高嘛!”。这就是刘杰1965年夏的心态和主张。

中央专委2月初批准二机部党委呈报的《关于加速发展核武器问题的报告》以后,九院理论部的科学家们提出来搞“1100”,即搞设计先进的上导弹头的氢弹,刘杰是赞成的。但此刻刘杰认为:眼下高的一时争取不到时,就要准备低的,并继续在理论和试验结合中去探索高的。

刘西尧对氢弹研究工作抓得很紧,有一段时间他每个星期都要到九院理论部去一次。当时中央规定干部要参加劳动。理论部的院子里有一个机械加工车间,有工人干活。刘西尧有时上午在车间参加劳动,下午参加理论部的例行学术讨论会,直接听取研究人员的学术讨论。

探索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受阻后,刘西尧便指导理论部的专家和研究人员学习毛主席的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深入调查研究国外氢弹发展情况,回顾总结自己的工作。在此基础上,7月初,刘西尧又与九院副院长彭桓武、朱光亚一起指导理论部开了一个规划修订会,对23月间制定的《氢弹科研大纲》作了修改。经过会议讨论,研究人员认识到,要改变过去想一下子把聚变的份额提高很多的做法,脚踏实地分阶段前进。修改后的大纲提出:今后理论工作应在原理、材料、结构和计算方法等方面进行艰苦的研究与探索,并结合我国实际条件,正确地设计实验,同时还要密切联系实际,加强与实验的紧密结合,以获得第一性的资料。要达到“1100”这一目标应分两步走。第一步,在继续探索氢弹原理的同时,先做几次大威力加强型核弹试验。即重量可以放宽,先设计轰-6飞机能携带的威力在100万吨左右TNT当量的核炸弹。通过这几次试验,也可能发现一些还没有认识的东西。从哲学上讲,在实践与认识的关系中,实践是第一性的;量变会引起质变。第二步再设计“1100”能装到导弹头的氢弹。

这次规划修订会除对这几次大威力试验进行了部署外,还确定要通过讲课来提高大家的知识水平,以弥补现有知识的不足,进而去发现和解决在理论工作中可能存在的还没有被认识的东西。会后不久,邓稼先、周光召、于敏三位主任分别在相关的研究室讲了“等离子体物理”课程。听众甚多,出现了等离子体物理热。

刘杰和刘西尧听过九院对上述氢弹科研大纲所作修改的汇报后,赞成并支持分两步达到1100”目标。

1965710日,二机部党委向中央专委呈送了《关于核武器研究试验工作的报告》。这个报告是刘杰、刘西尧请朱光亚代二机部起草的。报告说,核武器的研究试验工作当前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