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亲历者回忆 > 正文
怀念大师王淦昌

清明节,我在江边散步,细雨蒙蒙,勾起我对青海湖边往事的回忆和对大师王淦昌的深切怀念。

芳草碧连天的金银滩,是40多年前大师和我们艰苦创业的地方。
 


 

在这里我们战天斗地,为研制两弹,献出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难怪战友们至今亲切地喊它“老家”。

王老1963年来到这个高寒缺氧的草原上,从此忙碌地往返于北京和草原之间。了解王老的轶事,是从他的警卫员、一线工人科技人员口中获得的。

那时我20多岁青春焕发,王老年近花甲,头发有些斑白,他算得上爷爷辈了。可是,干起活来,他却像年轻人一样在野外作业,饿了照样吃野菜、啃青稞馒头充饥。在工地、车间或试验场,哪里出故障或问题,哪里就有他忙碌的身影。在人们的心中,他好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整天匆匆来,又匆匆去……

王老学问高深,知识渊博,在核物理方面造诣高深,是世界上著名的核物理学家,是我国核科学研究事业的奠基者与开拓者之一。在风雪草原上,他不顾年老体弱,热情地指导并积极参加了中国原子弹、氢弹研制工作,还肩负原子弹冷试验技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亲自指导了中国第一次地下核试验,领导并具体组织了中国第二、三次地下核试验。由于他做出了卓越的成绩,受到了党和人民的高度评价。受到广大职工的敬仰和爱戴。可是在1969年却受到了“二赵”(注)的干扰和破坏,“二赵”公然阻挠广大职工喊王老老师。当时我听了非常气愤!

王老为人谦和,严于律己。工作中不摆架子、不压人,倡导民主、平等、实事求是、科学的作风。他常说,在核武器的研制过程中,要闯很多难关,要解决许多重大课题,非一人一家所能解决,必须依靠大家的智慧、集体的力量才行。他在工作中从不独断专行,而是深入基层,依靠群众,工作在一线,及时帮助解决技术上的难点和生活上的困难。

在工作中,他又特别注意细节。对技术上任何一个小问题,他都要深入工地、车间,认真地、一丝不苟地与一线工人、科技人员讨论,广泛听取意见,直至拿出最合适有效的解决方案。他尊称一线工人科技人员是最有实践经验的“专家”、“老师”,而他自己则是来学习的。

认识王老是1967年上半年,核武器研制的高潮期。身体的过度劳累再加上恶劣气候的影响,王老病倒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清冷的早上,在两位警卫员的搀扶下,王老来到职工医院一楼门诊透视室,恰巧我值班。

开始我有些拘谨,大师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轻松地向我谈起病情,还说在北京检查说他有肺气肿。最后他强调这次咳嗽、发烧,自觉病情不重,来取点药吃就好了,说罢向我笑了笑。没想到大师这么谦和亲切、平易近人。

趁此我就和大师聊起来,越谈越近乎。原来我们还是老乡。大师是江苏常熟人,我出生江苏干于县。聊到这里石连荣院长来了,我们一起研究了影相,又反复透视了胸部,确认肺部有轻度炎症。石院长再三动员住院治疗,大师就是放不下科研工作,在门诊打了针吃了药就走了。

望着大师远去的身影,我心里既敬仰又为他的病担心。

去年,我在西部两弹城,寻觅大师当年走过的路和洒满心血的土地,惊喜地发现一块刻有“以身许国”的巨石,是大师一生心灵的真实写照,倍感珍贵!如今,大师走了,他的精神和为祖国作出的杰出贡献,却永远是鼓舞我们前进的动力!

(注:“二赵”,指赵启明、赵登程,时任221破案组组长和副组长。)






关键词: 王淦昌 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