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亲历者回忆 > 正文
我们的故事|我和邓院长零距离

 
 

一九八三年十月,金桂飘香的北京。

我们研制小组历经五年艰苦努力研制成的RD496低温型微热量热计,已在设备买家原北京工业大学化工系实验室连续运行考核一个月,并通过以武汉大学屈松生教授为组长的七人专家组历时七天的技术性能测试,形成测试报告。完备了鉴定会的最后一份文件资料。

十月十五日在北京酒仙桥饭店召开产品鉴定大会。参会120余位专家学者来自清华、北大、北工、复旦、南工、上海交大、西北工大、武汉大学、川大以及中科院,西北化物所等知名高校和研究机构,云集了国内热化学、热溶液理论界的权威、泰斗。

这种基于牛顿冷却定理的热分析仪,以其工作温度范围宽、分辨率高、稳定性好、程序化功能强、应用范围广、操作使用方便的特点,广受用户青睐。但国际市场却由法国sateram公司一家垄断,进口价格高昂,且售后服务条款苛刻。在当时,即便是著名高校或研究机构也只能望而却步。中科院士学府和国内有关高校均在自行研制时止步不前,核心技术无法突破。然而“中国造”成为大家的期盼。

邓稼先院长欣然同意出席大会并讲话,他说:“我要说什么好呢?”按北京工办刘会安主任的建议,我连夜为邓院长赶写了发言稿。

会议当天,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我都不知道邓院长是怎样走上讲台的,但我一眼就发现,邓院长没举发言稿。

只见他端庄地站在麦克风前,面部表情严肃,声音洪亮,语速缓慢地说:“感谢各位专家对我们研制的产品给予很高评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党和国家给我我们那么多的资金,那么多的设备,那么多的人才,我们应该为国民经济,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可是,我们做的还不够。希望大家对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提出更多的批评意见。谢谢!”

会场寂静。

数秒钟后,突然暴以雷鸣般的掌声,与会者纷纷的起立致敬。

谁也没有料到,这位国防尖端科学技术研究的领军人,堂堂核工业部第九研究院院长竟会如此三言两语表现出九院人博大的胸怀和责任。我为大会如此热烈的气氛而激动,也深为自己的幼稚而脸红。

会后,邓院长把大会主办方五所惠钟锡所长,三所孙占顺所长、几家新闻记者以及几个主要研制人员叫到惠所长卧室。

邓院长说:“我看了几家报社记者撰写的新闻稿,我有个建议,建议把报道中的人名去掉。我们院有很多从国外回来的科学家,他们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物质待遇和荣誉,隐姓埋名,在国防科学技术的研究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是无名英雄,我们九院人就是甘当无名英雄。

惠所长,你的意见呢?

惠:我没有意见。

孙所长,你呢?

孙:照邓院长指示办。

邓院长又征求记者意见。

经济日报记者:我从不报道没有真实人物的新闻。

光明日报记者:我保留意见。

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记者:那就由我发一条新闻语讯好了。

十月十七日十三点十五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女声广播:你知道一种能够精确测量种子发芽和细菌繁殖所产生的热量的仪器吗?这种由核工业部第九研究院研制的名为RD496型微热量热计,目前通过专家鉴定,其主要技术指标,达到国外同频设备的先进水平、填补了国内空白……




关键词: 零距离 院长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