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科研成果 > 正文
中国航天火箭发射失误 中国航天公开透明态度获赞


(原标题:中国航天火箭罕见发射失误,网友反应完全让人想不到!)

  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官方网站消息,2017年6月19日,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中星9A 广播电视直播卫星,发射过程中火箭三级工作异常,卫星未能进入预定轨道,具体原因正在调查分析。目前卫星太阳帆板和天线已展开,卫星系统工况正常。各方 正在采取有效措施。

中国航天火箭发射失误

  中星9A卫星,是我国首颗国产广播电视直播卫星,采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空间技术研究院自主研发的东方红四号卫星平台,提供Ku BSS规划频段转发器直播服务。

  中星9A卫星,将定点于东经101.4度,星上设计的24个Ku BSS频段转发器,覆盖全中国(含港、澳、台地区),满足我国广播电视、新媒体和直播产业发展需求。

  此外,中星9A卫星专门设计了南海波束,将彻底解决南海海域、岛礁的政府、军队、人民群众收看广播电视节目的难题,确保了中国主权地区的直播卫星覆盖。

  承担此次发射任务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主要用于发射地球同步转移轨道卫星,它捆绑了4个助推器,可将5.5吨以下的有效载荷送入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自1996年首飞以来,它既承担了我国国内重要卫星发射任务,还是国际商业发射任务的主选火箭。

  而在得知中星9A 广播电视直播卫星因火箭三级故障未能进入预定轨道之后,很多网友表示,“难得看到一次发射失败,这也算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还有网友对于中国航天这种公开透明的态度表示肯定。认为比起无数次成功所带来的骄傲与喜悦,在失败后的的坦诚与透明才更能让人感受到真正的自信!

  当然,更多的人都是在理性面对这来之不易的失败,然后纷纷给予鼓励和安慰,毕竟,想要给中国航天一次安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事实上,虽然由于火箭故障导致中星9A卫星未能顺利入轨,但从技术层面而言,这并不意味着卫星就此失效。根据以往的经验,虽然卫星未能顺利入轨,但是还可以利用卫星发动机将卫星调整到预定轨道。

  而根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官方通报,目前卫星太阳帆板和天线已展开,卫星系统工况正常。各方正在采取有效措施。

  所以,这样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也很好的验证了广大网民对于中国航天的成熟心态。也许大家早已经习惯了你们的波澜不惊,这偶尔的一次失败就当是你们求关注吧。

  中国火箭1992-1996年多次发射失败

  他是长征四号、长征二号丁火箭的总设计师,率领中国航天战胜接连失利造成的信任危机;他提出的“设计可靠,生产严格,试验充分”12字方针成为了航天科研生产标尺;他60多岁“华丽转身”,成为上海研制卫星“先行者”

  “神舟十号”载着中国航天梦飞向太空,这次任务,上海航天人依旧功不可没,“神十”的“心脏”、“眼睛”(电源、测控通)都是上海制造。历代上海航天人成为中国航天梦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基石,这其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就是长征二号丁火箭总设计师孙敬良院士。

  在国际航天业,稳定和成功已经成为中国航天的标签,因为近十多年来的重大发射任务中,中国制造的火箭保持了很高的成功率,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其实,中国航天也有过两段黑色记忆,1992年和1996年,中国航天都经历了一年中两次发射失败的惨痛。这期间,率先走出阴影的,是长征二号丁火箭5年内连续三次成功发射,航天史上称之为“龙抬头”。而孙敬良作为长征二号丁火箭的总设计师,正是这三次成功发射的领军人物。

  孙敬良曾是长征四号、长征二号丁火箭的总设计师,是我国著名的火箭总体和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曾获得三项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拥有多项荣誉称号;他耗尽数十年,潜心研究液体火箭发动机、运载火箭理论和工程技术;他提出的 “设计可靠,生产严格,试验充分”12字方针成为航天科研生产中的一把标尺。

  北方汉子为火箭流了两次泪:“风暴一号”发射失败,他难过得掉泪,但也痛定思痛。长征四号方案一票险胜,他顶着压力带领团队成功发射,幸福得痛哭流涕

  1958年从原苏联完成 “飞机与航空发动机”的学业回国后,孙敬良最初被分配到国防部五院一分院一部,搞总体设计,但他总想参与解决液体火箭发动机燃烧不稳定难题,第二天就要求转到发动机研究所工作。 1965年,按型号分院,他被调到二院,后又随单位迁到了上海。就这样,这位北方汉子变成了上海人。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周恩来总理决定上海航天也要搞大火箭、大发动机,孙敬良如鱼得水,一头扎进运载火箭大发动机的研制中。

  孙敬良1978年开始研究火箭,没想到1979年就发生了一次问题,“风暴一号”发射失败,当时在发射场,他和同事们都难过得掉泪,这是让他最痛苦的一次失败,但也正是通过这次教训,让他痛定思痛,于是,迎来了让他感到最幸福的一次成功。

  东方红通信卫星要发射,当时有两套方案,一套是用长征三号,另一套是用长征四号。长征三号是北京在做,长征四号是上海航天局在做,等于两家在竞争。这个问题争了有一年多,最后只能投票决定,最终长征四号方案以一票赢了长征三号方案。孙敬良说,相比长征三号,长征四号的优点主要有两点,一是系统简单、可靠,二是价格便宜。

  因为有这样一票险胜的背景,孙敬良的压力很大,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为了准备发射方案,他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家也不回、单位里的会议也不参加。

  长征四号火箭从开始研制到首次发射成功经历了十年的时间,“十年磨一剑,甘苦寸心知”是对总设计师孙敬良最好的写照。 1984年,长征四号火箭进入初样研制阶段,需要对火箭三级动力系统进行热试车考核。新型发动机上马,新的增压输送系统、新的共底贮箱,难免会出现纰漏。如果操作中稍有不当,就会箭毁人亡,国外就有过这样的例子。孙敬良带领队伍,作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制定了有效的预案,确保了热试车一次成功,正是由于这次三级热试车的成功,奠定了长征四号火箭全面开展研制的基础。

  到了发射基地,不料就碰到了问题,本来的预想是自动测试发射,但是火箭到了发射场,突然发现有问题,迟迟解决不了。后来,临阵磨枪,改手动发射。这样一来,孙敬良的心里更紧张了,甚至有点害怕,因为火箭发射任何一个细微的疏漏,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事故。

  带着这样紧张的心理,最后看到长征四号发射成功,孙敬良就像心头放下了一块巨石,高兴得痛哭流涕,他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这样的感觉任何文字都无法形容。

  1988年9月7日,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在指挥长沈椿年(后任国防科工委中将副主任)指挥下,密切协同,“风云一号”太阳同步轨道气象卫星由长征四号运载火箭首次发射成功。当天,中央电视台在气象预报节目里插播了“风云一号”卫星传回来的云图照片。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能够独立发射太阳同步轨道卫星的国家。至此,中国已掌握了研制、发射和应用三种不同轨道卫星的技术,中国在尖端科学技术方面所取得的一系列重大成就,令世人瞩目。

  从长征四号成功之后,孙敬良就深信,只要地面上准备工作做足,火箭发射成功就是必然的。要掌握规律,设计上要留有一定的余量,最重要的是功夫花在发射之前的准备上,地面试验要比天上更加严格更加充分。不光是火箭,卫星也是这样。工作做足,心里就有底了,现在所有的中国航天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1996年之后,我国的航天发射成功率一直非常高。

  火箭发射曾接连失利,中国航天陷入信任危机,他临危受命,三次成功发射卫星,创造载入史册的三次“龙抬头”奇迹

  1992年至1996年,长征二号丁火箭的三次成功发射被原航天工业总公司的领导称之为“龙抬头”。这三次载入史册的“龙抬头”都是由孙敬良担任总设计师组织研制和发射的。

  之所以被称为“龙抬头”,是因为这五年,中国航天经历了成长过程中最彻骨的阵痛期,一度陷入信任危机的绝境。

  1992年3月,第一颗澳星发射时火箭紧急停车;同年年底,第二颗澳星升空不久卫星发生爆炸。加上1991年12月28日,某型运载火箭在发射东方红卫星时因三级发动机二次启动提前关机,卫星未进入预定轨道。这短期内的一系列失败,让中国航天遭遇第一次危机。

  1992年8月9日,长征二号丁临危受命,成功地将我国第二代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精确送入预定轨道,中国航天界称之“第一次龙抬头”。

  第二次“龙抬头”是1994年,长征二号丁在酒泉发射,事前又遇到两次试验任务严重受挫的局面,但最后孙敬良和他的团队还是顶住压力发射成功。

  最让孙敬良和中国航天人刻骨铭心的是第三次“龙抬头”,1996年是中国航天史上命运多变的一年。 1996年2月15日,某型运载火箭发射国际通讯708卫星时,火箭起飞后飞行姿态出现异常,坠地爆炸;8月18日,又一发某型运载火箭发射后卫星没有到达预定轨道。

  某型运载火箭的接连发射失利,让中国航天人如坐针毡,因为1997年,中国与一些国家签订的有关美国卫星发射的几项合同,将视情况而定如果长征系列火箭再出问题,不管是哪个型号的,即终止合同。

  8月24日,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制造的第17颗返回式卫星和上海航天局制造的“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经过千里跋涉,安全运抵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8月26日,指挥部召开第一次会议,首先由航天工业总公司五院和上海航天局负责人汇报了卫星与火箭总装出厂情况及技术状态,提供了各类技术文件和资料。接着,发射中心汇报了地面设施、设备状况和星箭测试发射的各种准备情况,会上,总设计师孙敬良神色严峻地讲道,“这次发射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

  此次发射的返回式遥感卫星,是我国自1975年以来发射的第17颗,卫星将在太空运行15天,除获取遥感资料外,还要进行科学搭载试验。 10月初,将在北京举办第47届国际宇航联大会,50多个国家的近千名空间经营管理人员和承包商已经陆续来到北京。如果发射失败,将给中国航天带来更大负面影响。

  从技术阵地到发射阵地,发射人员一遍遍地“筛”问题,一次次地总检查,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10月20日,当长征二号丁火箭高昂“龙头”成功飞向太空时,孙敬良感到无比欣慰。它扭转了当时航天的被动局面,重新为长征火箭赢得了信誉,并拉开了此后长征火箭连战连胜的序幕。

  鉴于长征二号丁的突出表现,当时的航天工业总公司授予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优质运载火箭”称号。

  火箭大师华丽转身“卫星先行者”,他担任工程总设计师的多颗卫星取得首星成功、连续成功

  1993年,航空航天部又要求上海航天局开始卫星研制工作。孙敬良首当其冲,成为上海航天研制新型卫星的“先行者”。他放下驾轻就熟的火箭研制工作,孜孜不倦钻研卫星资料,迅速进入了新角色,还组织技术人员开展了多型新型卫星的立项论证。

  作为工程总设计师,他从工程大系统的角度,协调、指导卫星、火箭的研制工作。他抓住型号研制过程的关键问题,深入调查,抓住要害,既尊重星箭一线同志的意见,又从确保可靠性和技术可行性的角度大胆决策,顺利推进工程研制工作。

  在担任风云一号气象卫星工程副总设计师和风云三号气象卫星工程总设计师时,孙敬良十分关注卫星的可靠性和寿命,他强调“电子产品必须经过充分的地面可靠性增长试验,获得足够的试验证据后才能出厂。 ”正因如此,风云一号C星和D星、风云三号极轨气象卫星均按要求稳定运行,达到国际同类产品的先进水平,为中国气象卫星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孙敬良还是一位十分讲究管理艺术的工程总设计师,他注重发挥各个主任设计师和主管设计师的作用;他经常直接深入车间、研究室去协调具体工作,常年累月和第一线的科研人员摸爬滚打在一起,哪里有难点,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所做的决策都必须来源于对技术线的感知和判断;他从不放弃大系统之间的每一个会议,从系统工程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让大工程得以平衡。

  他担任工程总设计师的风云三号气象卫星、实践七号卫星和遥感一号卫星工程都取得首星成功、连续成功的佳绩,多颗技术先进、功能齐全的新星遨游在浩瀚的太空中。

  如今,孙敬良的晚年生活简单而又充实。每天他都会准时到位于闵行的航天院办公室,工作6小时,风雨无阻。身边的同事从60后、70后到现在逐渐挑大梁的85后、90后,孙敬良乐意把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倾囊相授,年轻人也乐于向这位没有“架子”的老领导请教学习。




关键词: 中国航天 火箭 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