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院士长廊 > 正文
培养“两弹一星”元勋的“元勋”


 

《卢鹤绂传》,蔡沐禅、刘忠坤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出版

编者按:作为1956年时全国最年轻的一级教授、1980年中科院恢复学部制度之初便当选的数理学部学部委员(院士),卢鹤绂这个名字,对于多数国人来说并不熟悉。虽然在业内享有“中国核能之父”的美誉,他的知名度远不如同时代群星璀璨的“两弹一星”元勋们。然而,他在物理学科取得的成果,却让美国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巴丁教授给出这样的评价:“如果卢鹤绂当年留在美国的话,他肯定会获得诺贝尔奖”。

2015年7月,由蔡沐禅、刘忠坤撰写的《卢鹤绂传》一书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为世人展现这位科学家的传奇人生。经作者授权,本报摘编此书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本报记者 李澈

1914年,卢鹤绂出生于沈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卢鹤绂的父亲卢景贵早年留学美国,学成归来后先后辗转沈阳、济南、四平等地,对中国近代早期的铁路建设和铁路人才培养贡献颇多。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卢景贵携全家离开东北避居天津。次年夏天,卢鹤绂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燕京大学物理系,物理学自此在卢鹤绂的人生轨迹上落下了起始符。

1936年,卢鹤绂以全优成绩毕业。他携导师的一纸推荐信来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入读明尼苏达大学物理系,师从著名物理学家泰特。彼时,泰特正在研究质谱仪在原子物理上的应用。在泰特的影响下,卢鹤绂选定了同位素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为了进行实验,卢鹤绂自己动手设计制造了一台质谱仪,校园临街处一间不起眼的地下室成了他此后一年多时间里的实验室和宿舍。对未知领域的探索难免会磕磕绊绊,整个实验过程的艰辛自不必赘言。实验对仪器稳定性要求极高,而室外便是车水马龙的街道,过往电车迸发出的电火花都会对测量精度产生巨大影响。漫长的实验周期中,卢鹤绂不得不经常彻夜守着仪器,时刻注意其中加速离子的稳定。在实验过程中,卢鹤绂发现了热离子发射的同位素效应,又创造性地提出了用时间积分法根据同位素在特定时间段内总释放量的比值,测定出锂6、锂7的天然丰度比为12.29,从而大大修正了前人的结果。

卢鹤绂的成果发表后很快得到了热烈反响,不仅学术界给予极高评价,众多媒体也纷纷对此进行报道,当地一家媒体“中国人在称原子的重量”的说法被广泛引述,卢鹤绂也因此被誉为“称原子重量的中国人”。

很多人都在惋惜、设想,假如卢鹤绂当年没有回国,他能在科研上取得多大成就?但卢鹤绂本人对此向来一笑置之。用自己的学识报效祖国,是卢鹤绂终生不渝的信念。获得博士学位不久,卢鹤绂放弃了美国多所知名大学的教职,携新婚燕尔的妻子回国受聘为中山大学教授。

为了回国,卢鹤绂退出了当时正在参与的一项重要课题,而与其合作的两位美国科学家,不久后正是籍此课题的研究成果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日后巴丁关于卢鹤绂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的说法正是由此而发。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卢鹤绂调入复旦大学。1955年,随着一纸调令到来,卢鹤绂被调往北京,参与筹备北京大学中子物理教研室,这是一个旨在培养我国核物理高级人才的秘密培训班,对外只有一个“546”信箱的机构代号。

在这个培训班里,卢鹤绂自编教材、讲义教授了多门核物理的重要课程。培训班结束后,卢鹤绂回到了复旦大学,继续致力于核物理的教学和科研。他没有亲身参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制,但学生们日后的成绩应该会令他感到自豪:1999年获颁“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23位科学家中,有7位曾经是“546”培训班的学员。

卢鹤绂授课思路清晰、生动有趣是学生们公认的。许多年后,班上的学生还能回忆起卢鹤绂讲课时兴之所至,在讲台上走起京剧台步、口念唱词的情景。“卢老师有四好:学问好,人品好,教学好,唱京剧好。”卢鹤绂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谷超豪如此评价老师。

追忆当年,新婚之夜,卢鹤绂就对妻子说:“将来回祖国去,我们要回到战乱中的祖国,把毕生所学贡献给我们的祖国。”以京剧为载体的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念,在卢鹤绂的精神世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这也许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独有的特点:学贯中西、文理兼通。



 

关键词: 元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