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遗爱千秋——怀念邓稼先


    201181日,建军84周年纪念日。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开通的头一天。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向大家讲述一个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对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有着特殊贡献的传奇人物—邓稼先。让我们激活过往的历史,让为国防尖端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邓稼先回到我们中间,让他为理想献身的精神温暖和鼓舞我们。两天前,是邓稼先离开我们25周年的日子。在此,我们献上对他深深的怀念!同时,也向在这一领域里艰难跋涉、勇于攀登的科技人员致以崇高的敬礼!

当我凝望湛蓝天空,极目沃野千里的时候,总会想,谁为我们营造了心魂舒展、步履轻盈?当中东硝烟四起,民众流离失所、血肉横飞的时候,我们的河川山岳、农舍炊烟为什么会依然苍翠、安泰?是和平!是和平的力量赐予我们国富民安。那么,是谁为我们倚剑长立?我们千秋万代都应向他献上深深的感激!于是,我穿越历史的云雾,追寻那英雄的群体。

祖国召唤他们的时候,钱三强从法国归来了。他告诉我们:“中国已经改朝换代了,尊严和骨气再也不是埋在地下的矿物!”王淦昌从德国回来了,他深情地说:“我愿以身许国!”在英国留学10年,获得两个博士学位的彭桓武对挽留他的人说:“回国不需要理由,不回国才要理由!”从英国爱丁堡大学归来的程开甲教授,在天山深处的“干打垒”平房里,默默无闻地苦干了近20年。他无限感慨“如果我不回来,绝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幸福,因为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联系着!”

于是,7月初的一天,我决定近距离感受他们那代人为理想舍生忘死、勇于奋斗,直至理想的实现。邓稼先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我给邓稼先的爱人许鹿希打电话,她约我第二天下午5点到家中见面。我如约来到一栋很旧的楼下,摁响门铃。在二楼,一扇门已经为我打开。狭窄的过道旁,一个折叠的小圆桌,三五步经过卧室的门进入客厅。这是陈旧的两室一厅,客厅很小,有邓稼先的半身塑像,上方是张爱萍题写的:两弹元勋邓稼先。进门就是搭着枕巾的老式单人沙发,靠墙是一排装满书的玻璃柜。一张油漆剥落的三屉桌上放着塑料包裹的红色话机,里面写有:邓稼先用过的电话。我与许鹿希并排而坐,侧着身倾心交谈。沙发之间有一个小茶几,上面摆放着4本书:《两弹元勋邓稼先》《邓稼先传》《邓稼先图片传略》《邓稼先文集》。我翻开《邓稼先传》的扉页,上面写着:许鹿希,北京医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神经解剖学专家,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我很惊讶,“您一位搞医学的,竟然采访了100多人?!还出版传记和这么厚的文集,这应该是我们干的!”她抚摸着《邓稼先文集》说:“这些都是我自费出版的,没要国家一分钱。”

那晚,许鹿希一刻不停地跟我说着邓稼先,我被感动包围着。直到3个小时后,我担心83岁的她太劳累而匆匆告辞。

1986729日,62岁的邓稼先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1996729日,他的继任者们按照他临终前指引的途径,完成了我国最后一次核试验,以示对他的缅怀。今年的729日是邓稼先逝世25周年的日子。让这篇文字化作一捧紫色的丁香、洁白的玉兰,献给天堂里的邓稼先,表达我们这一代人对他深深的热爱和膜拜……因为,在我们心间,您从不曾远去!

2

邓稼先用过的电唱机

19588月的那个夜晚,月朗星稀。酷爱月色的邓稼先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上午,二机部副部长兼原子能所所长钱三强把他叫到办公室,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说:“稼先同志,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调你去做这项工作,怎样?”

“大炮仗?”他这位在美国普渡大学攻读核物理的博士立刻明白国家要造原子弹。一阵惊喜从心间涌起,自己苦苦求学,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可是造原子弹是一个庞大、复杂的工程,“我能行吗?”一丝犹豫从嘴边轻轻滑落。……

钱三强神情凝重地说:“当然不是你一个人,而是许多人。不过,你的工作十分重要而光荣。这是组织的决定。”

……邓稼先又翻了个身,朝向身旁的妻子许鹿希。怎么给希希说呢?组织规定:上不禀父母,下不告妻儿。当年,父亲邓以蛰是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并兼任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父亲曾深情而坚定地说:“稼儿,以后你一定要学科学,不要像我这

关键词: 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