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凭借一生中的‘三宝’,此生堪称‘良’”

 


——写在两弹一星元勋吴自良院士诞辰97周年,逝世6周年之际

作者  
刘世明
 

 
享誉海内外的物理冶金学家吴自良
 

20085241945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科院院士吴自良在上海去世,享年91岁。

吴自良先生逝世后,胡锦涛、江泽民、温家宝、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王兆国、张德江、李源朝、刘延东、俞正声、张高丽、路甬祥、刘华清、吴官正、钱学森、朱光亚等时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和社会各界著名人士,纷纷发来唁电、唁函,并敬献了花圈和花篮。 

530日上午,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冶金学家、“两弹一星”元勋吴自良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银河厅隆重举行。

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的路甬祥院士,高度评价了这位一代科学大家的光辉一生。他说,吴自良先生“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物理冶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在一生的科研实践中,紧紧把握世界科技发展脉博和国家的重大需求,不断深入拓展本领域的科技前沿,取得了一系列原始创新理论成果和重大自主技术创新成就。” 

吴自良先生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6年了,但这位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在一生的科研实践中,紧紧把握世界科技发展脉博和国家的重大需求”,不断进行科学创新的精神永在,他“不断深入拓展本领域的科技前沿,取得了一系列原始创新理论成果和重大自主技术创新成就”永在。他”对待科研工作精益求精、和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崇尚科学、振奋精神、刻苦攻关,把共和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和昌盛。

(1) 一代科学大家的光辉一生

吴自良,浙江省浦江县人,1917年生。1937年毕业于天津北洋大学工学院航空工程系。曾先后在云南垒允中央飞机厂和昆明中央机器厂任设计师、工程师。1943年赴美国匹兹堡卡内基理工学院冶金系留学深造,获理学博士学位,并任该校金属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1949年任锡腊丘斯大学材料系主任研究工程师。1950年底回国后,相继任北方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冶金系教授,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陶瓷所副所长、学术委员会主任。

1954年,他领导完成了中央军委下达的抗美援朝前方需要的特种电阻丝研制任务,获得奖励。

上世纪五十年代,他用国内富产元素锰、铝等代替短缺的铬,研制苏联40X低合金钢的代用钢取得成功,对建立中国合金钢系统起了开创作用,被誉为是建立我国合金钢系的典范,获1956年国家首次颁发的自然科学奖。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奉命承担气体扩散法分离铀同位素用的“甲分离膜的制造技术”的艰巨任务的冶金所,与原子能所、复旦大学等单位的科研人员联合攻关,组成第十研究室,他兼任该室主任,亲自领导、主持这项工作。经过艰苦探索和反复试验,于1964年试制成功并投入使用,为我国原子弹研制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他的指导下,上海冶金所开展了大规模集成电路用硅材料品质因素和材料工艺方面的研究,多次获得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的科技奖励。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以古稀之年投入了氧化物高温超导材料中氧的扩散行为和作用的研究,指导研究生发表的论文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关注和好评。

1980年被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1984年获国家发明奖一等奖。

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1997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1999年获国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 “凭借一生中的‘三宝’,此生堪称‘良’” 

1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往往都以为科学家、尤其是那些出类拔萃的科学大家,一定是那种只知一门心思搞科研,全不知“凡人乐趣”为何物的“怪人”。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误解。

就拿我们的一代科学大家、“两弹一星”元勋吴自良院士来说吧,虽然和金属物理材料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可依然“凡心”未改,童心未泯。晚年的吴老,完全出于好玩,不惜花20元“巨资”,从自由市场上买回一只“叫哥哥”,也就是常人说的那种只不过二指长短的小蝈蝈。老伴一听他买这么个小东西,竟用去一两斤猪肉钱,当即把他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这个小东西,别人用2元钱就能买到的啊!”然而,能搞原子弹的老科家却孩子般得意地笑着:“20元不贵,这小家伙叫起来可好听呢!”

老科学家说得不错,这叫哥哥被买回家以后,果然叫得挺欢,那声音也十分好听。他的老伴也很快地喜欢上了它。老两口都把这个小东西当作心肝宝贝,争着喂它爱吃的毛豆。谁知过了几天,这原本叫得挺欢的叫哥哥竟然渐渐地不叫了! 

“真怪,”八十多岁的“两弹一星”元勋,像望着他研究了一辈子的金属物理材料一样,认真地望着在笼子里用两只前爪抱着一颗毛豆、一声不吭地大嚼大咽的叫哥哥,自言自语地说。

“老头子,你不是连原子弹都研究过吗?”站在一旁的老伴半开玩笑地说,“这蝈蝈为啥不叫的事,怎么说也比你那原子弹简单得多。你就给研究研究嘛!”

照常理说,这老伴的话是完全不必当回事儿的。充其量再花20元去买一只嘛!我们的老科学家却叫起真来。他仔细观察,并试着控制小东西的进食量,竟一下子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原来,这蝈蝈“的胃口挺难伺候,吃少了不肯叫,吃多了也懒得再叫的。经过反复试验,他得出了一条规律:“一天喂一颗毛豆太少,一天喂三颗毛豆太多,一天喂两颗毛豆正好。”

他把自已的“研究成果”告诉老伴,两老口都严格照此办理,那叫哥哥不仅真得又重新叫了起来,而且还比以前叫得更欢、声音也更加好听了!

于是,这享誉国内外的金属物理材料专家,便又获得了一个“蝈蝈专家”的美称。

老科学家对此也十分得意,他把自已的这只叫哥哥视为“家中第三宝”。

2

被老科学家视为“家中第一宝”的,是他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院士回忆当年。中国要搞原子弹,首先是必须得到含量足够大的铀-235。等到中国发现了铀矿资源,接下来要把只含0.7%的铀-235分离出来,这就需要像筛子一样的“甲种分离膜”。当时只有美、苏、英三国掌握这项技术,这些国家均把“甲种分离膜”列为国家绝密。中国只有靠自己。在资料不全、信息不灵的极端困难条件下,他带领一个攻关小组经过三年多的艰苦研究,终于完成了攻关任务,保证了共和国第一颗原子弹的如期炸响。这“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代表国家和人民所给于自己的最高荣誉,珍藏着这枚金光闪闪的金质奖章,就是珍藏着最宝贵的一段峥嵘岁月呢!

老科学家的“家中第二宝”,是他的治学习惯。他认为,学习贵在自觉与刻苦。他的理念是:“念书不能多念,喜欢念书就念”。老师要少布置作业,要把时间留给学生,让学生自觉主动地去学习相关的知识。

他小学毕业后,考上了浙江省立第一中学读初中.当时他是从浦江考进省城的,学习成绩只排在倒数第三名。但当时学校里的学习气氛很好,老师鼓励学生自主地学习,并不只靠多布置作业逼着学生去读书。他就是在这种良好的学习气氛中,自主地学习,经过一学期的苦读,他的成绩便已经名列前茅……从那时起,他就逐渐养成了自主学习、刻苦钻研的良好的治学习惯,也为以后的研究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3

“凭借一生中的‘三宝’,此生堪称‘良’.”吴自良院士曾对自己的一生作过这样的总结.

可敬可爱的科学大家,豁达乐观而又妙趣横生的人生态度,这就是两弹一星元勋吴自良院士一生的真实写照。 





关键词: 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