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程开甲的惊天事业与沉默人生

201411010时,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位96岁高龄的老人登上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成为令人瞩目的“明星”。这一刻,离让炎黄子孙扬眉吐气的“东方巨响”响起———1964101615时,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这位老人就是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中国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创建者之一、“两弹一星”元勋、总装备部高级顾问程开甲

“世界上有一种安全最可靠,那就是让敌人知难而退。”

核武器,大国地位的标志,国防实力的象征。

“核弹试验赖程君,电子层中做乾坤。”这是中国核试验基地首任司令员张蕴钰将军赠给程开甲的诗句。

这样的褒奖当之无愧!

作为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和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创建者之一,程开甲参与主持决策了包括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两弹”结合以及地面、首次空投、首次地下平洞、首次竖井试验等30多次核试验。作为“两弹元勋”,近半个世纪以来,他对核武器内爆机理进行了深入研究与计算,为核武器爆炸威力与弹体结构设计提供了重要依据;他开创了中国系统核爆炸及其效应理论,为核武器战场应用奠定了基础。

鲜有人知的是,程开甲近40年隐姓埋名,在神秘领域默默地坚守。一直到1999918日,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表彰大会,程开甲等23位科学家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他终于从幕后走向台前,当象征荣誉和成就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挂在程开甲胸前时,全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那掌声不仅表达了对他由衷的敬意,也饱含着生活在和平阳光下的每个人对他深深的感激!程开甲的故事激励着更多的科技工作者在科研的道路上奋进、前行。

钱三强“点将”元勋“消失”40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程开甲知之甚少。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一段极不寻常的时期。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审时度势,作出了研制“两弹一星”的英明决策。

1960年夏,经钱三强点将,南京大学教授程开甲走进了核武器研制的队伍,从此他在科学界销声匿迹几十年。在我国原子弹研制初期,程开甲被任命为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长。1962年上半年,我国原子弹的研制工作露出希望的曙光。为加快进程,钱三强等领导决定,进行核试验准备和技术攻关。1962年夏,程开甲成为我国核试验技术总负责人。此后,他主持设计了第一颗原子弹百米高铁塔爆炸方案。1963年,他前瞻性地筹划了核武器试验研究所的性质、任务、学科、队伍、机构等。

196410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1700多台(套)仪器全部拿到测试数据。据资料记载,法国第一次核试验没拿到任何数据,美国、英国、苏联第一次核试验只拿到很少的数据,而我国首次核试验中97%的测试仪器记录数据完整、准确。

196612月,我国首次氢弹原理性试验获得成功,程开甲提出塔基若干米半径范围地面用水泥加固,减少尘土卷入,效果很好。19676月,第一颗空投氢弹试验成功,他提出改变投弹飞机的飞行方向,保证了投弹飞机的安全。19699月,首次平洞地下核试验成功,他设计的回填堵塞方案,实现了“自封”,确保了试验工程安全。

程开甲是中国地下核试验的重要倡导人和重要的试验主持人。即使氢弹试验需要程开甲将很大精力投入进去,但他依然没有放松对地下核试验的领导。结果,当地下核试验再次提上日程的时候,程开甲的技术准备几乎同时到位。

19781014日,中国首次竖井地下核试验获得圆满成功。随着地下核试验技术日趋成熟,1980年后,我国不再进行大气层核试验,试验全部转入地下。程开甲当年关于核试验由大气层向地下转移的主张,不仅解决了大气层实验无法解决的许多核技术难题,也使我国核武器研制和试验避免了可能出现的被动。

1962年筹建核武器试验研究所到1984年离开核试验基地,前后22年,程开甲先后成功筹划、主持了30余次各种类型的核武器试验,基本上都获得预定的试验目标。

上世纪80年代,程开甲又提出开展抗辐射加固技术研究。之后,他一直没有停下在此领域开拓创新的脚步,他主持开创了抗辐射加固技术研究所,倡导开展了高功率微波研究新领域,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建设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进入爆心去见“魔鬼”

许多人谈核色变,说核是魔鬼。作为中国第一代铸造共和国“核盾牌”的科学家程开甲,就是跟魔鬼打交道的人。

遥想当年,每次开展核试验,程开甲都会亲身到最艰苦、最危险的一线去检查指导。他多次进入地下核试验爆后现场,爬进测试廊道、测试间,甚至到最危险的爆心。

在首次地下核爆炸成功后,为了掌握地下核爆炸的第一手材料,程开甲和朱光亚等科学家决定进入地下爆心去进行考察。

到原子弹爆心作考察,在我国前所未有,在世界试验史上也无先例。为了掌握准确真实的数据,程开甲勇敢地穿上防护衣,戴上口罩、手套、安全帽,和几百名工作人员,冒着40度以上的高温,向已被爆炸波挤扁的洞口前进。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这是深入虎穴去追踪考察,对于个人来说是有危险的。然而,他们已顾不上自己身体吃了多少剂量,抓紧时间查看着试验中所发生的问题。这是第一次地下核试验,进洞考察也自然是第一次。程开甲仔细观察、取样、测试,取到了许多第一手珍贵的资料和数据。

程开甲对工作有着一种科学和严谨的作风。如果说每次核试验120%的把握,那他说把握只有80%,这种科学的态度一直保持到现在。

多年来,不论在什么情况下,程开甲始终主张和坚持按科学规律办事。第一次核试验前夕,挖好的一条又一条的电缆沟从核爆中心铺向各个测试点,一贯严字当头的他经过周密分析后提出:向所有的电缆沟铺垫上细砂子。这需要动用数百辆汽车,是个不小的工程。有的同志说“没有必要这样干”,程开甲则坚持自己的主张。问题被反映到张蕴钰司令员那里,张司令员说:“按程教授的意见办。”

作为核试验测试技术的总体负责人,他搞总体规划,靠的是技术,依据的是可靠的数据。有一次,程开甲设计了抗电磁波干扰的全屏蔽槽,遭到了包括当时的白斌司令员在内的许多人的反对。有人劝他说:“人家是司令员,你不要再和他争了,出了问题由他负责。”而程开甲则坚定地说:“我不管他是不是司令员,我只看讲不讲科学。要保证安全,就得按要求进行屏蔽。”结果,后来白司令员还是按程开甲的意见办了。就这样,在以后的测试中这种方法一直沿用了下去。程开甲提出的“全屏蔽”的方法,就是给所有的仪器和设备都穿上“盔甲”,保证了所有测试仪器都能在屏蔽的情况下测到准确数据。

作为核试验的创始人之一和科研与测试的总体负责人,程开甲以自己深厚、全面的理论功底,白手起家筹建了包括爆炸力学、光学、核物理、电子技术、放射化学、理论研究、试验安全和技术保障等一系列学科,创建了专业配套的核武器试验研究所,圆满地完成了每一次核武器试验任务。他还从我国的国情出发,按照周总理提出的“一次试验,多方收获”要求,明确了技术指标和研究课题,召开了几百次的协调会议,与各军兵种及地方上百家单位建立了广泛的协作关系。

在程开甲眼中,“我国核试验,是有名的、无名的英雄们,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完成的”。

创新不止做纯粹的科学家

程开甲的一生都在求索、创新。张蕴钰将军曾评价:“程开甲是一名纯粹的科学家。”

1931年,程开甲考入浙江嘉兴秀州中学,这所教会学校培养了包括陈省身、李政道在内的10位院士,在此他接受了6年具有“中西合璧”特色的基础教育和创新思维训练。

1937年,程开甲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浙江大学物理系的“公费生”。在这所被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誉为“东方剑桥”的大学里,他接受了束星北(“中国雷达之父”)、王淦昌(两弹一星元勋)、陈建功、苏步青(数学家)等大师严格的科学精神的训练。

1946年,经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推荐,程开甲获得英国文化委员会奖学金,来到爱丁堡大学,成为了一名被称为“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M?玻恩教授的学生。玻恩一生共带过彭桓武、杨立铭、程开甲和黄昆4位中国学生,其中,彭桓武和程开甲后来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黄昆、程开甲则荣获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948年,在苏黎世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上,程开甲与玻恩合写了一篇论文递交给大会,会议召开时,玻恩因故不能出席,于是由程开甲宣读论文。不料程开甲与师兄海森堡就学术观

关键词: 事业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