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历史背景 > 正文
论《中国核潜艇之路》

设计首先必须解决好的技术方案问题。水滴形船体每个截面都是圆形,浸水面积最小,因而摩擦阻力最小,而且流体线形好,形状阻力小,水下操纵性能也好。科技人员采用严密的实验步骤和严格的实验方法:先用风洞、悬臂水池和水面自航模等试验来取得直航、回转、水平面的操纵性资料,后又用水下自航模试验来探索水平面、垂直面综合操纵性能,为了增加人操纵的因素,又进一步做了潜操仪操艇试验。从反复试验中取得了上万个数据,终于掌握了水滴型艇体操纵性的基本规律。美国研制水滴型核潜艇分三步走:首先研制常规线型核潜艇,第二步造水滴形常规潜艇,第三步建造水滴形核潜艇,前后共化了11年时间。我首制艇经过周密计算与试验,攻克了操纵性技术关,直接采用水滴型,大大缩短了研制周期。

关于模拟潜艇水下发射条件的陆上水池试验事。按照国外的做法,需要兴建陆上水池,模拟潜艇水下发射条件,但这项工程十分庞大。要在黄土高原上挖一个30米宽、30多米深、50米长的巨大水池,还要从很远处引黄河水入池,在几十米的水深处建设发射设施,搞人工波浪。技术相当复杂,耗资巨大。况且由于水池建设在干旱少雨、风沙较大的西北地区,建成后常年的使用、维护也需花费一大笔开支。科技人员对这项工程的必要性重新进行了研究,认为这是由型号研制过程中的试验程序决定的,而当时的试验程序又是在潜地型号研制初期,照搬外国的研制程序决定的,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对此,他们便从必要性和可能性、科学性和经济性入手,组织科技人员对导弹的总体方案及试验流程重新迸行了分析。其中,关于利用陆上水池进行水下发射试验一项,他们认为,工程浩大,模拟与回收技术复杂,耗资费事,不符合我国国情;只要把工作做细,充分做好地面试验,导弹经陆上发射台、发射筒飞行试验考核成功后,直接进入潜艇进行水下发射试验是完全可以的。基于这种认识,后来他们又在南京长江大桥做了导弹入水深度试验,并取得了成功。通过这个试验,他们认为模型弹可以直接从潜艇上发射。在此基础上,他们大胆提出了取消导弹在陆上水池进行水下发射的试验阶段,建议撤销正在施工的庞大的陆上水池工程。他们的建议,当时从上到下引起很大的轰动。例如,海军顾虑重重,从安全角度考虑,万一出了问题,弹体落下来砸坏潜艇,那就不是一般的损失,而是艇毁、人亡。为此,国防科委专门召开了汇报会,集中讨论要不要先用陆上水池做导弹水下发射试验。黄纬禄代表总体部在会上做了慎重的报告,详细介绍了他们的分析和试验过程,并明确表示可以在潜艇上直接做导弹水下发射试验。他还进一步阐明:“固体发动机一旦点火,燃烧,内部压力较大,而且,在固体发动机外壳上装了一些引爆条。万一导弹因故障自毁,就会将发动机炸成比较小的碎块,即使落入水中也不会伤及潜艇。”科委领导听了他的汇报,认为试验做得比较充分,报告有根有据,不要陆上水池还是可以的。黄纬禄的建议很快得到国防科委的批准,于是取消不正在进行的水池建设。大型水池工程的停止,为国家节约了上亿元资金,并缩短了研制时间。

(五)坚持搞好多种形式的“三结合”,是克服由于第一代核潜艇研制生产种遇到的各种困难和疑难问题的法宝。

首制艇由于采取“五边”,在核潜艇工程研制工作的每个环节上,随时都会出现问题,做好设计、生产和使用相结合,科技人员和广大工人、指战员相结合,理论与实际相结合非常重要。“三结合”的基本做法是:根据不同科研设计阶段和内容,有的“请进来”,在研究所内结合;有的“走出去”,下厂、下艇队结合。在总体设计中,请工厂和艇队来指导;初步设计和技术设计一个阶段后,请工厂和艇队来会审;施工设计中,请工人、海军军代表、指战员一起审查图纸、文件,遇到重大技术问题时,请他们一起研究攻关。在设备试制、总体建造、码头试验和航行试验时,组织科技人员走出去,直接参加试制和试验。“三结合”中,在组织领导和技术方面,不同阶段,各有侧重。在研究设计阶段,以科研单位为主;在施工建造阶段,在现场指挥部统一领导下,以工厂为主;在航行试验阶段,在试航领导小组统一领导下,以海军部队为主。现场指挥部和试航领导小

关键词: 核潜艇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