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历史背景 > 正文
论《中国核潜艇之路》

题,打破了常规造船程序,采取了“边研究、边试验、边设计、边基建、边生产”的“五边”办法。在“五边”情况下,关于首制艇的如何研制,当时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搞全新的核潜艇,要用先进设备作配套;另一种是考虑到“五边”带来的困难,主要是科研生产能力不足,条件保障跟不上,为了稳妥,强调突破核动力就是胜利,主张搞个核动力加“33”(前苏联上世纪五十年代常规潜艇)就行了。最后,经领导、专家反复论证研究,为满足首制艇既是试验艇又是战斗艇的要求,权衡利蔽,确定首制艇既不能是常规潜艇加核动力,又不可能把国内新研制的设备都用上,除了必须新研制的设备外,常规潜艇上的设备能用于核潜艇的要充分用上,同时又要考虑到以后同类型更好的设备研制出来后予以更换的可能,通俗地比喻为‘骑驴找马’”。最后,明确了新研制设备以核动力为首的“七朵金花”为主攻方向。这条技术路线立足国内,从现实出发,目标明确、重点突出,实践证明,核潜艇首制艇的研制指导思想是完全正确的。

(三)重视预先研究、严格按科研规律和科研程序办事,遵照周恩来总理告诫我们的“充分准备,一丝不苟,万无一失,一次成功”的要求,是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研制、生产和试验不走弯路、一次成功的秘诀。

抓关键项目的预研,并严格按科研程序办事,是第一代核潜艇成功的基石。核潜艇“下马”期间,确定研究设计工作以反应堆为中心,进行基础理论和试验研究,并保留部分关键设备的协作攻关。为此,中央专委提出,核潜艇工程的研究设计应以“长流水、不断线”,以模式堆为抓手、动力先行为中心,利用已积累的资料和研究成果,逐步筹建或续建所需试验设施,扎扎实实地培训技术干部,形成技术核心力量,为核潜艇工程重新上马打好技术基础。核潜艇重新上马后,首先明确建造陆上模拟堆,这是非常必要的,是研制核潜艇核动力系统“一次成功”的唯一技术途经。工程建造阶段明确规定:陆上反应堆安装完毕后,核潜艇动力舱开始施工设计;陆上反应堆达到临界后,核潜艇动力舱开始设备安装;陆上反应堆满功率后,核潜艇反应堆开始启动运行。这样做,对保证艇上关键设备安装、调试、运行的顺利进行起了重大作用。在1971年8月至1972年10月的航行试验中,总航时504小时,航程4690海里,反应堆安全运行1814小时。由此证明反应堆满足装艇使用,从而成为首制艇成功研制的基石。事实证明,核潜艇下马期间,核动力坚持预研,研制过程中能严格按科研程序办事,这些做法是非常英明和正确的。

潜地导弹的研制程序,先实验室缩比模拟试验,后模型弹试验;先陆上试验,后海上试验;先在常规艇上试验,后在核潜艇上试验。完全符合科研工作规律。这就形成了符合我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台、筒、艇”三步发射的试验程序。后来的研制实践证明,这种试验程序是完全正确的。这种方案与美国同类型号的试验程序相比,减少了模拟潜艇水下发射台和水面舰艇发射两个试验阶段,而且状态简化了许多。风险的焦点是潜艇水下发射的安全性,万一出事,其后果的严重性是陆基导弹所不能比拟的。为此,一做了大量深人细致的工作,决定首先通过陆上发射台垂直发射,考核导弹总体方案和全程飞行的小姿态稳定性、两级热分离及二级关机、头体分离等技术方案;然后进行陆上发射筒倾斜一定角度发射,考核一级发动机空中点火方案,并在尾罩上增加尾部小发动机,加入人为干扰,以试验出水大姿态空中控制问题;在潜艇上真实地从水下发射导弹前,做好各种状态的模型弹试验,特别是全尺寸潜艇水下发射模型弹试验,以考核水下发射导弹的安全性,同时加强对不同状态下水中环境的分析。以上试验均达到预期的效果后,方可进行真实导弹的水下发射试验。科技人员们深入思考,以实际行动为最后的胜利尽心尽力,真可谓身体力行,尽职尽责。

(四)破除迷信,在消化国外资料的基础上创新,结合国内实践,走我们自己的路。在发展途径的选择上,采取“在现实基础上求先进”和循序渐进的指导思想,是从国情实际出发勇于创新,走自已的路。

什么样的船体线型最适合水下高速航行的核潜艇?这是总体研究

关键词: 核潜艇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