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中国人造卫星事业的开拓者钱骥
 

——写在两弹一星元勋钱骥诞辰96周年,逝世30周年,神舟十号成功飞天之际

作者:刘世明


 

青年时代的钱骥

(1) 一代科学巨匠赵九章的至交和得力助手

1

1970424日,在举国欢庆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胜利升空的大喜日子里,许多热泪盈眶的科研人员,都禁不住想到了他们的院长、老师和同事----中国空间技术的开拓者、人造卫星的先驱赵九章博士。其中对先生怀念最深者,是先生的至交和得力助手,也堪称为共和国空间技术的开拓者之一、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总体方案的技术负责人的钱骥。

2

钱骥,1917年出生于江苏省金坛市。1943年毕业于中央大学理化系后留校任教,1947年调中央气象研究所。他和一代科学大家赵九章先生的相识、相知和相交,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在其他的人们看来,钱骥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农家,毫无尊贵的社会关系;而赵九章却有一个是国民党要人的舅舅戴季陶,连蒋委员长的大公子蒋经国也是与他一起赴德留学的同窗好友,完全称得上是社会背景显赫。钱骥是在家乡被日寇侵占后,孤身一人逃难入川,经多方联系才考入中央大学理化系、毕业后就在国内谋生的“土包子”;而赵九章却是在德国留过学、镀过金、吃过洋面包的大博士,论起学历来,两个人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档次;论资历,钱骥是刚刚离开讲台的小助教,完全是研究所里的一个小字辈新人;而整整年长钱骥10岁的赵九章,却早已是主政中央气象研究所多年、名扬科技界的学术权威……在常人的眼里,各方面都有着重大差异的这两个人,无论如何都是很难走到一起的,更不可能很快地成为什么至交!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对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的深恶痛绝,对科学兴国的坚强信念,对新生活所寄于的美好愿望,却便这两位在年龄。学历、资历和社会背景等诸多方面,都有着显著差异的科学家,很快地走到了一起。

1948年,败局已定的国民党集团开始撤离大陆,他和赵九章先生等一道,毅然拒绝跟随国民党政府迁往台湾,决心留在大陆迎接解放,投身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从这时起,这两位科学家便成了志同道合的一对至交。

全国解放后,两人同到中国科学院工作,一起探索空间的秘密……

3

1954年钱骥随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迁往北京,并出任该所办公室主任。当美国、苏联的人造卫星上天以后,他在众多科学家中穿针引线,促使中国科学院把人造卫星列为空间技术开发的第一项重点研究课题,成立了卫星探测仪器及空间物理研究的“581"组。赵九章任常务副组长,钱骥任研究室副主任兼第一研究室主任,从此,这对至交又成了开创中国人造地球卫星研制工程的亲密同事。

他积极协助赵九章工作,率领一批年轻人,建立机构,跟踪国外刚刚掀起的空间科学技术,探讨人造卫星的基本研究课题,开展我国人造卫星方案探索研究,开展空间物理及探测仪器的研究。

在赵九章大力支持下,他撰写与提供了大量的资料,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空间科技技术研究工作的正式起步与大力开展。

为了探索发展我国空间技术的途径,195810月,钱骥参加了中国科学院组织的“高空大气物理代表团”到苏联考察。通过参观访问,他同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一起,经过分析研究,认为发展人造卫星是一项技术很复杂,综合性很强的重大工程,需要有较高的科学技术水平和强大的工业基础作后盾,而且必须由小到大、由低到高、循序渐进的发展。这一符合我国国情的正确结论,得到了赵九章等科学家的大力支持,也获得了党中央的充分肯定。

其后,钱骥一直把自已的工作重点放在人造卫星的应用基础研究上,研制出探空火箭头部测试仪器和跟踪定位数据处理设备,取得了一批可喜的成果。

1964年,随着国民经济调整任务的完成,加速发展我国空间技术问题开始被提上议事日程。钱骥认真进行了人造卫星的方案探讨和技术指标的论证工作,对人造卫星的总体、结构、温度、遥测、能源、天线、探测仪器等方面都有了一些非常深入的认识与具体的设想。他认为,中国已经完全具备了研制人造地球卫量的能力和条件,他协助赵九章先生上书党中央,建议把人造卫星的研究列入国家计划,相继得到了聂荣臻副总理和周恩来总理的高度重视。

经中央批准,1966年初,中国科学院正式成立了“651”设计院,由赵九章任院长,钱骥被任命为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技术负责人。

从这时起,钱骥便与自已的至交、集地球物理学家、气象学家、空间物理学家于一身的一代科学大家赵九章一道,共同成了名符其实的中国人造卫星的一代先驱。

(2)“文革”中“靠边站”之后

1

1966年,正当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进入攻关阶段,卫星本体研制工作取得可喜进展时,一场“文化大革命”发生了,激烈的政治斗争浪潮冲击着每一个角落,也毫无例外地冲击着承担共和国卫星研制工程的“651”设计院。

院长赵九章是设计院“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反动学术权威”,更是国民党要人戴季陶的亲外甥和蒋介石大公子蒋经国的留德同学,自然是首先被打例的对象。而钱骥是赵九章多年的“狐友”和“黑干将”,也就顺理成章地在劫难逃。

“ 靠边站”后的钱骥,似乎在一夜之间便失去了语言的功能。平常本来就不爱吭气的他,现在除了在梦中偶尔发出几声轻微的叹息外,几乎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造反派来抄他的家,他不吭声;造反派摔坏了他家的东西,他同样不吭气;甚至造反派撕碎了他最喜欢的赵九章为他书写的字幅,他还是不吭一声。

2

他原本是一个再老实不过的老实人。几十年来,他既不向这个世界提出任何与自己地位不相称的要求,也从不让这个世界来给自己确定什么地位;他既不愿去过问自己工作之外的任何闲事,也不肯让自己的脑袋去作别人的跑马场。他总是百般忍让,与世无争。家里住房太挤,他不吭气;职称该调了,他不吭气;生病躺倒了,他不吭气;甚至每次在公共汽车上被别人挤扁了身子,他还是照样不吭一声。自然,他也有话多的时候,就是一谈起卫星的事儿,他总是眉飞色舞地讲个不休。

“造反派”不准他与昔日的至交和亲密同事见面,也剥夺他和同志们一起工作的权利。他唯一能干的,就是在“接受批判”、“进行劳动改选”和“写检查交待材料”之余,不能再进行所从事的工作。他多年热爱和关心的空间事业,怎能放弃不管呢?于是,他便“偷偷”地到图书馆去查阅一些国外的空间技术文献,跟踪国外发展动向,研究空间环境背景,摘录一些文献卡片,并在心里默默地思考着我国未来的空间发展道路……

3

卫星研究院长、一代著名科学家含赵九章的含冤去世,惊动了党中央,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下,钱骥的处境也得到了明显的好转。

19704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后。他作特逛代表,列席了党中央在中南海召开的重要会议,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

1974年他被任命为北京空间飞行器总体设计部主任。重新走上了共和国卫星研制工作的技术领导岗位。

“十年动乱”过后,他被任命为第五研究院副院长,并相谜担任了中国宇航学会理事和中国空间科学学会副理事长。  

在此期间,他参予组织领导了我国返回式卫星等科学试验卫星的研制工作;组织论证、提出了“实践二号”卫星的设计方案,确定该卫星是一颗空间物理探测兼新技术试验卫星;论证,提出了加速发展我国返回式遥感卫星的重要建议,并力促返回式卫星资料为国民经济服务,充分发挥科学试验卫星的经济效益。他日以继夜、废寝忘食地工作,总想把“十年文革”中损失的时间补回来。 

然而,正当他沐浴着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的春风,踌躇满志地为共和国的卫星研制事业大干一场时,却因积劳成疾,于1983828日不幸病逝,享年66岁。

4

作为中国人造地球卫星的一代先驱,钱骥为我们留下了《国际通信卫星四号》、《宇宙航行辞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等重要科学论著,更为我们留下了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不计个人荣辱、勇于奉献、鞠躬尽瘁的高尚情操。

钱骥过早地离开了他挚爱的事业。但国家和人民并没有忘记他。

1986515日,国家科技委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国家级科学技术进步奖授奖大会。我国返回式卫星和“东方红一号”卫星获国家级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他被追授荣誉奖章和证书。

1999年国庆50周年大庆前夕,这位中国卫星的先驱,又被迫授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