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两弹元勋 > 正文
中国人造卫星事业的倡导者和奠基人赵九章


 

——写在两弹一星元勋赵九章不幸逝世45周年,神舟十号成功升空之际
 
    作者:李 云 

1933年,赵九章(左)在清华大学读书 

 

(1) 历经三次重要选择的人生之旅

1

1907年出生于浙江湖州市一个行医之家、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的赵九章,是国民党要人戴季陶的外甥,并一度做过戴季陶的机要秘书。这样的条件,他若要走仕途,自然是前程似锦、不可限量。但他看不惯国民党官场的腐败,与戴季陶时常发生矛盾,后来便离开了国民党机关,毅然通过庚款考试,于1935年与蒋介石之子蒋经国一起赴柏林大学留学,从师气象学家H.von菲(Ficker),走上了一条献身科学的路。       

这是他人生之旅中的第一次重要选择。

1938年,在德留学的赵九章只用三年工夫,便获得博士学位。其时,凭舅舅是中国国民党要人戴季陶、同学是中国国民党委员长蒋介石之子蒋经国的显赫社会关系,以及自已的优异学习成绩,再加上导师的欣赏和推荐,他若要继续留在国外,依然会有享不尽的富贵荣华。可他还是立即回到了自己的祖国,走上了一条科学救国的路。

这是他人生之旅中的第二次重要迭择。

抱定科学救国的志向回国的赵九章博士,没有凭仗有权势的上层社会关系去谋求高职,而是去清华大学和西南联合大学当两袖清风的教授,并兼任清华大学航空研究所高空气象台台长。后经竺可桢教授推荐,主持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工作,承担起继竺可桢之后中国现代气象科学奠基的重任。抗日战争爆发后,该所迁往重庆,于1946年迁回南京北极阁,成为我国现代气象学研究的重要基地之一。

赵九章果然不负众望,这位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地球物理学家、气象学家、空间物理学家、后来在发展中国气象学、固体地球物理学和空间科学方面,做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

解放前夕,国民党即将离开大陆时,曾千方百计地要他带着气象所的科研人员和重要仪器设备迁到台湾。并且准备好了运输的船队。但其时已经从中国共产党身上看到祖国美好未来的赵九章,顶住压力,巧与周旋,终于和所内科学家们一道,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成了新中国科技大军中的光荣一员。

这是他人生之旅中的第三次重要迭择。也是这位伟大科学家,在其一生中最大的一次人生转折。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赵九章把一部分地震、地磁和地球物理探矿科学家以及分散在各处的有关科学家团结在一起,组建成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在他的亲自主持下,该所很快发展成新中国一个人才济济的重要科研机构。后来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兰州高原大气物理研究所、地球物理研究所和空间物理研究所,以及国家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中一批有成就的科学家,都曾在原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工作过,并直接或间接受过他的指导。

在此期间,他还协助竺可桢积极组织和改进中国地球物理综合观测,扩大了这一研究领域,为在中国开展空间探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7114日,苏联卫星刚一上天,赵九章便在报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文章,以其敏锐的科学远见指出:“人造卫星的发射,是空间探测新的里程碑。”

作为中国地球物理研究所的所长,他首次向中国科学院党组提出了研制中国人造卫星的计划和相应的机构问题。在他和钱学森的积极倡导组织下,中国科学院很快成立了卫星工作组——“581”组。他作为该组常务副组长,除了从各邻近学科抽调精干的科研技术人员组成工作班子外,还在中国科技大学创办了包括遥感、遥测、大气物理和空间物理专业在内的地球物理系,并亲自兼任系主任,讲授空间物理学,为我国培养了大批大气物理,固体地球物理和空间物理方面的科技人才,同时,在地球物理研究所内,他还亲自领导了一个研究组,开展对空间物理的研究。中国的第一本《高空物理学》,便出自他的手笔。

1964年底,参加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次会议的赵九章,听了周恩来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后,连夜起草了一份关于尽快全面规划中国人造卫星问题的建议书,第二天便当面交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手里。

周恩来接到建议十分高兴,利用开会间隙,与赵九章作了简短交谈,并希望赵九章回去后尽快拿出成熟的意见。赵九章在会后,与自动化所所长吕强一起,联名向中科院党组递交了一份更为详细的报告……

经中央批准,1966年初,中国科学院正式成立了“651”设计院,由赵九章任院长,其主要任务就是狠抓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总体方案和筹建试验室的工作。

从这时起,集地球物理学家、气象学家、空间物理学家于一身的一代科学大家赵九章,又成了名符其实的研制中国人造卫星的一代先驱。

(2)  在写完了他最后一次检查交侍材料之后

1

19704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由“长征一号”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举发射成功。使我国成为继苏、美、法、日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有能力用自制的运载火箭,发射本国自行研制人造卫星的国家。

在举国欢庆的大喜日子里,许多热泪盈眶的科研人员,都禁不住想到了他们的院长、老师和同事----中国人造卫星的先驱赵九章博士。然而其时的赵九章,己经长眠于地下有两个年头。他再也不能与他的同事们,一起分享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胜利升空的喜悦,再也不能亲耳谛听从卫星上播发出来的,那响彻世界的《东方红》乐曲了。

2

亲自发动和领导了“十年文革”的一代伟人毛泽东,曾经说过,“文化大革命是国共两党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斗争的继续”。 

赵九章的舅舅曾是国民党的政要,其同学蒋经国是国民党总裁蒋介的爱子,而他本人又是一名颇有知名度的“资产阶级知改分子”。于是,那“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会给赵九章这样的人带来什么,就完全是可想而知的了。

赵九章是1966年10月被“造反派”“勒令”“靠边站”的。但这位不谙政治的科学家,年近古稀的“651(人造卫星)设计院院长,却天真地认为,“文革”是政治运动,搞上一阵也就过去了。而共和国研制人造卫星的工作却不能因此而停止下来。自已不当院长了,继续关心和参加卫星的研制工作还是完全可以的。于是,他依然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共和国的人造卫星研制上。叫他反省,他想的是共和国的人造卫星;叫他汇报思想,他谈的是共和国的人造卫星;叫他关起门来写检查,他在纸上反复论证的还是共和国的人造卫星。

1967年是“十年文革”的第二年。以上海“一月风暴”为标志的“大夺权”,成了其时“文化大革命”的主旅律。中国科学院的“造反派”自然也不甘落后。他们夺了科学院的党政财文大权,也进一步夺了赵九章这个“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搞人造卫星的科研权。留给他的,只有没日没夜的“写检查”、“做交待”,和无休无止的“批斗”与“游街示众”!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己七十高龄的老科学家赵九章,依然牵挂着共和国尚处于初期研制阶段中的人造卫星。 他不停地向人们打听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研制情况。可没有多久,这种“乱打听”的权力也被“造反派”给残酷地剥夺了。“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地接受批斗,老老实实地交待问题。老老实实地向广大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向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向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向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低头认罪!”这就是“造反派”对他的“训示”!

于是,一种巨大的从未有过的失落和空虚感,一起莫名其妙地向他袭来。随之而至的,是脑海中陡然出现的一个巨大的问号:难道共产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变了?自已虽然不是党员,可作为一名坚决跟着共产党走、全心全意为共和国搞科学研究的老知识分子,党和国家也一直对自已关爱有加。最好的一个证明就是,从共和国成立之日起,每年的国庆前夕 ,他赵九章都作为一名被政府尊重的党外科学家,总要接到一封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请柬,被邀请到天安门城楼的观礼台上,与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欢度国庆之夜。像现在这样,不让他搞科研,只让他挨批斗、写检查的事情,以前可是有未有过呢!

为了知道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是不是变了,赵九章开始寻找在一位中央工作的老朋友的电话号码,以给那位老友打个询问的电话。然而,因为他的家早就被造反派“查抄”过无数次,那个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