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院士长廊 > 正文
中国科学院院士:探月工程第三步过程艰险、难度更大


    中国科学院院士、人造卫星轨道动力学专家以及卫星测控专家李济生做客新华网谈强军 季拓摄

    新华网消息:中国科学院院士、人造卫星轨道动力学专家和卫星测控专家李济生在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探月工程第三步“回”的道路难度更大,过程也将更加凶险。

    李济生是在参加大型访谈栏目《两院院士谈强军》作上述表述的。该栏目由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和新华网联合制作,旨在结合院士个人专业视角,围绕当前重大军事行动和社会热点话题,深入探讨国防和军队建设历史变迁和最新发展。

    据介绍,嫦娥五号和六号将共同完成中国探月三期工程“回”的任务,即实现月球采样后自动返回。它们将带着“四件套”升空,分别是轨道器、着陆器、上升器和返回器。嫦娥五号预计将在2017年左右发射。

    “‘四件套’功能各有不同。”李济生说,“着陆器在月面软着陆,采集标本,然后通过月面上升器发射到月球上空,与在绕月轨道上运行的轨道器交会对接后,由轨道返回器将采集的这些标本送回地球上。”

    李济生表示,月球上空的交会对接是第一个难点。“在地球上若干观测站的监视和控制下,我们在地球上空的交会对接技术已经突破并验证了,但月球上什么都没有,很多工作不会像在地球上空那样可以在地面人员的监控下完成。”李济生说,月球表面极端恶劣的环境也将对月面上升器的升空和交会对接造成一定影响。

    对于嫦娥五号和嫦娥六号来说,从月球到地球的距离38万公里,也将是一段艰险的旅程。“当返回器靠近地球时,会达到每秒钟10公里以上的高速,如果以这样的速度直接撞上地球,肯定会粉身碎骨。”李济生说。

    “我们现在想的办法是先让它穿越地球大气层,通过大气阻力来减速,然后再控制它落到地球上。”李济生说,“从月球返回地球的轨道是一个大椭圆轨道,中途要进行几次轨道修正,形成一个近地点高度为500公里的椭圆轨道。如果轨道修正误差太大,近地点高度太高则起不到减速的作用,太低则可能使返回器在大气层中被烧毁。风险还是非常大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