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事业 > 历史背景 > 正文
朝鲜战争期间的核外交:美国对中国核威胁变化

朝鲜战争期间,在三八线上,杜勒斯(左)与美军顾问团准将罗勃特(左三),南朝鲜国防部长申性模(左二),南朝鲜陆军参谋长丁一权(左四)等策划北进的阴谋。

       朝鲜战争期间,在三八线上,杜勒斯(左)与美军顾问团准将罗勃特(左三),南朝鲜国防部长申性模(左二),南朝鲜陆军参谋长丁一权(左四)等策划北进的阴谋。

 

 

负责投掷原子弹“小男孩”的“埃诺拉•盖伊”号B29轰炸机

负责投掷原子弹“小男孩”的“埃诺拉•盖伊”号B29轰炸机

 

 

朝鲜停战谈判双方代表就军事分界线问题(第二项议程)进行谈判。

朝鲜停战谈判双方代表就军事分界线问题(第二项议程)进行谈判。

 

    1956年1月,《生活》杂志刊登了一篇意在解释艾森豪尔政府如何结束朝鲜战争的文章。国务卿约翰•弗斯特•杜勒斯透露他曾向北京传达过一条“不可能错的警告”:如果加速谈判解决的努力没有进展的话,美国将对中国使用核武器。他认定,这是“一次相当有效的威慑”,核武器的威胁发生了作用。杜勒斯说这番话意在维护这样一种观点,即核武器是有用的、甚至是必须的,是治国的工具:当核能力与必要时使用它的意图结合起来的时候,威慑甚至是强迫就产生了。   



关键词: 朝鲜战争 期间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