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国军事 > 航空航天 > 正文
航天之路 之一五六
 



1980212日,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主持中央专委会议,听取了国防科委和海军的汇报,审议了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的准备情况及实施计划,批准了国防科委提出的试验实施方案。这表明中国第一次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加快了步伐,开始进入了紧张的倒计时阶段。

进入直接准备阶段后,国防科委对各大系统明确提出了要求:首区试验部队要确保导弹质量,万无一失,保证打出去,落点准;远洋船队要安全开出去,胜利返回来;测量部队要把各种数据测下来,处理好;通信部队要保证通信畅通无阻。

3月初,张爱萍、李耀文发布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进入实施阶段的动员令。

为了加强发射首区的领导,基地成立了试验临时党委,由司令员徐明、政委刘绍先、副司令员石荣屺、副参谋长杨桓、政治部副主任纪俊、技术部部长杨志远、后勤部部长王成伟、七机部副部长张镰斧、洲际导弹总设计师屠守锷、二院副书记刘家声、十院10所二室主任刘志鹏等11人组成。

国防科委副主任马捷和七机部副部长任新民为驻发射首区正副代表,在一线坐阵指挥。

45日,第一发洲际导弹开始进行单元测试。

这次发射任务是连续作战,第一发导弹进入总检查,第二发导弹又开始测试。在导弹水平测试中测试个陀螺平台时,操作人员发现加速度表第二路输出的波形稍有细微的断裂现象,虽然更换该路前置放大器后,故障现象立即消失,操作人员仍难消顾虑,直到对替换下来的放大器进行大量试验,查明了故障出现的规律,操作人员才放了心。为了保证陀螺平台这个关键控制仪器的高度可靠性,操作人员又将陀螺平台侧转倒置,进行多余物的检查,清除了数根比头发还细的金属丝,排除了隐患。

325日至515日,基地测试部队和试验队通力合作,在技术阵地连续检测了全部产品,做好了转运发射阵地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由于洲际导弹全程发射试验要飞出国境,到达公海,所以必须摸清太平洋试验海域的水文气象等情况。国家海洋局等单位经过先后4次出海,进行了综合调查,最后经国防科委组织论证,选定了以东经17133分,南纬7.0分为中心,半径为140公里的圆形海域,作为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的落区。

在这方面,苏联于19601月第一次在太平洋进行洲际导弹试验时,禁区划为500300公里的矩形水域,中国现在划定的落区海域大大低于这个数字,既表明了技术上的种自信,又透露出在美苏面前不服输的一种志气。

198051日,中国远洋测量船队与护航舰队按照混合编队,在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杨国宇率领下,从舟山集结点起航。

新中国立国以来的30年间,历史在这里写下了几笔发人深省的批注----

1949618日至1950519日,第三野战军第22军在军长孙继先指挥下,发起了舟山战役,但当时孙继先指挥的只是300来只普通民船。

19551月,张爱萍率领华东军区所属部队,一举解放了离此不远的江山岛,虽说已有了自己的海军部队,但所用装备仍十分落后。而到了今天,远征大洋的中国测量船队正向世界展示着些什么,仅仅用今非昔比这句话来概括,显然是不够的。

船队出航前,王震、耿飚、张爱萍等检阅了海上编队,举行了远征誓师。

在下午14时的炽烈阳光中,两艘乳白色的测量船拉响了汽笛,向送行的人们告别。这两艘远望号测量船足有十几层楼房高,共有九层舱室,船上的电力可供一个30万人的中等城市使用,所携带的各种物资储备可供持续作业100个昼夜,具有很高的现代化程度。

船队出海前后,尚未真正进入角色,却发生了一些意外风波。

公安部门破获了一起泄密案件,航天部上海一家研究所的一名工程师向香港的敌特机关写密信,内容涉及到中国即将在太平洋进行的洲际导弹飞行试验。

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刚上船,国外就当即一清二楚地作了报道。这些还都算不了什么,真正麻烦的,是船队进入公海后众多外国军舰、飞机的骚扰。

虽然为防备万一,中国政府事先已经分别向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美国等打了招呼,通报中国即将进行的试验,国家副主席李先念还专门到邻近试验海域的有关国家进行访问,但对中国这次试验各怀心思的一些国家仍对远洋船队抱有浓厚的兴趣,数十架侦察飞机不时飞临船队上空,进行低空拍照,投放探测设备,众多舰船利用在公海上可自由航行的权力,常常逼近航线,闯入预定海域,甚至以电子设备对船队施放强烈干扰,使得船队在正常执行测控任务的同时,还要与这些不速之客斗智斗勇,进行现代化的科学较量。

52日,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委主任张爱萍、政委李耀文、副主任陈彬、钱学森、朱光亚、七机部部长郑天翔等一行来到东风基地,检查首区临射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这时的基地和当年相比,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70年代初,根据尖端科技事业发展的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地空导弹试验部从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划归空军建制,单独组成地空导弹基地。空空导弹试验部也从基地划归空军建制,单独组成空空导弹试验基地。在这之前,华北导弹试验场和东北导弹试验场已扩编为导弹试验基地,原先的西北导弹试验基地由综合性试验基地成为专门进行地地战略导弹试验的基地,现任司令员为徐明,政委为刘绍先(原志愿军19兵团65194师政治部主任)

由于在文化大革命中失去自由,张爱萍已经长达16年未到基地了。这次他看到基地变化很大,心中不由百感交集,提笔写了一首诗:

青山弱水欣从看,别历坎坷十六年。劫后余生添美景,再颂雷霆震九天。

55日,基地在东风大礼堂召开试验任务动员大会,在场区的国防科委和七机部领导、七机部试验队以及二炮、解放军报社、八一电影制片厂、华北导弹基地、国防科委设计所和测通所的参试人员参加了大会。张爱萍在讲话中特别强调说:

这次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任务,是我们科研战线80年代的第一个硬仗,成败与否,对我国尖端科学技术发展和我国的声誉影响极大。全体参试人员要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全力以赴,兢兢业业,周到细致,圆满完成洲际导弹全程飞行试验任务,争取一弹震全球!”

198059日,新华社受权向全世界发出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于1980512日至610日,由中国本土向太平洋南纬7度、东经17133分为中心,半径70海里圆形海域范围内的公海上,发射远程运载火箭试验,中国舰船和飞机将在该海域进行作业。为了各国过往船只和飞机的安全,中国政府要求有关国家政府通知本国的船只和飞机,在试验期间不要进入上述海域和海域上空。

同天上午,第发洲际导弹转运到发射阵地,展开了发射前垂直状态下的测试检查。

514日,第二发导弹转往发射工位,展开射前检查测试。两个工位同时展开测试和发射,这在基地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517日,第一枚洲际导弹检查测试全部通过,弹头系统功能正常,各程序指令准确无误。同时,基地测控、通信等系统也完成了联试和校飞。

在发射区、航区和落区分别完成准备工作的基础上,国防科委于16日组织进行了整个测控系统的联调试验,并完成了执行全程试验任务的综合演练。至此,全程飞行试验前的一切工作皆已准备完毕。

古往今来,一切重大行动都特别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作为中国第一次洲际导弹全程试验来说,此时已是万事具备,就看天气情况了。

1979年初开始,基地就对这次试验任务中的气象工作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气象处处长彭凤绍随即组织气象人员,研究布置了气象保障准备工作,并专门成立了5月份天气要素预报课题组。课题组又分为大风预报组和多云天气预报组,分别由郑喜莲、王应安、张风琴、王长生、张俊生和蔡雪珍等人组成。

课题组仔细普查了东风场区近20年来的气象资料,统计了数十万个气象数据,对场区大风天气作了精细的分析和研究,总结出影响场区大风天气形势的三大项九种类型要素,归纳出各型大风及云层变化的预报要点及预报指标。经过一年多紧张的专题研究,基本上摸清了场区产生大风、多云天气的物理机制和天气背景,总结出了一套在实际工作中切实可行的预报方法和预报指标。

198059日,第一枚洲际导弹转往发射阵地后,气象工作就进入了战斗状态,为导弹的测试和发射随提供气象预告。

510日,预定的发射时间进入天气预报的中期范围,当时,在五百百帕天气图上,巴尔喀什湖地区有低涡在缓慢东移,并且不断分裂出天气系统。沿涡前SW气流东移将影响场区天气,同时在场区北部的蒙古上空,有一斜槽逐渐转强,地面图上场区处于高压底部,气压梯度在天山一带较大。从整个形势来看,天气对518日发射非

关键词: 航天 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