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弹一星人物 > 院士长廊 > 正文
火箭院士梁思礼谈文革中洲际导弹的研制情况


 刺天长剑——中国战略导弹总师梁思礼访谈录

梁思礼,火箭控制系统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导弹控制系统研制领域的创始人之一。在中、近程战略导弹的设计中,曾领导和参加研制成功具有中国特点的捷联惯性制导系统,开辟了中国战略导弹惯导化的道路,领导和参加了多种导弹、运载火箭的控制系统的研制、试验。梁院士1924年出生,是清末著名政治家和思想家梁启超最小的儿子。1949年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同年9月回国。历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研究室主任、副所长、七机部总工程师、通用测试设备总设计师、航天部总工程师、航空航天部科技委副主任、国际宇航联合会副主席等职。日前,本刊记者采访了梁院士,以下为访谈实录。

记者:梁院士,请您谈谈您是如何走向导弹研制之路的?

梁院士:可以说是国家的需要。我1943年在美国普渡大学电机工程系学习,主修无线电,以后又学自动控制。1945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后入辛辛那提大学攻读,获硕士及博士学位。1949年回国后,经有关部门安排,19501月我到了邮电部电信研究所工作,搞天线研究。1953年随所合并到总参通信兵部电子科学研究所,任天线电波组副组长。1955年我还去过越南,帮助建立越南之声广播电台,受到胡志明主席接见。可以说,1956年是我一生中的一个新起点,那年春,党中央、国务院进行十二年科学规划的制定工作,我参加起草了喷气技术(即导弹与火箭)部分。十二年科学规划中国家把核技术和喷气技术列为规划中的重中之重,下决心开始导弹和原子弹的研制。规划会议后,国家即着手组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即老五院,航天部的前身),19569月,我作为技术骨干被调入正在筹建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被任命为自动控制研究室主任,从此,我全部身心都融入到我国导弹和火箭事业之中。

记者:您当年参与研制了我国第一种自行设计的中近程液体导弹,请您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

梁院士:1958年,五院与炮兵共同组建了P-2导弹教导大队,由苏联专家讲授P-2导弹的原理和操作、使用、维护技术。以后,我国开始仿制P-2导弹工作。我是控制系统技术负责人之一,担任驻厂工作组组长,负责控制系统的仿制和技术人员培训工作。1960年,仿制并试验成功P-2地地导弹。随后,我又参加了我国第一个自行设计的中近程液体导弹的研制,取得成功。

当年,我们对导弹一无所知,正是通过仿制P-2导弹以及P-2导弹的飞行试验,掌握了导弹的基本知识,积累了生产、工艺和试验等方面的一些经验。后来,苏联撕毁协议,中断援助;西方国家又对我国进行技术封锁,逼着我们奋发图强,自力更生,自行研制。中间也走过一些弯路,第一枚我们自己设计的导弹飞行试验时,起飞不久就掉在离发射阵地300多米处,炸了一个大坑。经过认真总结和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我们加强了系统方案设计力量和系统综合组的设计力量,重视并积极开展弹上和地面综合试验,同时又大力开展以试验弹为中心的方案和系统预研工作,终于在1964年试验成功中近程地地导弹。飞行试验成功后,遵照周总理指示,要提高射程,并使之适应山地使用,对原导弹进行了一些重大改进,决定把试验弹的预研技术储备用于改进后的导弹控制系统上。使其脱离苏制P-2导弹的框框,成为一个完全自行设计的纯惯性制导型号。这些导弹所采用的位置捷联全惯性制导系统,除个别元件精度要求较高外,大部分元件精度要求不高,但组成系统后精度高,这是根据中国当时技术水平考虑的。这种在当时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位置捷联补偿制导系统为以后地地导弹型号惯导化开辟了道路。

1965年我被任命为上述中近程导弹改进型号的控制系统主任设计师,与同志们一起研制成功导弹全惯性制导系统,并先后参加和领导13发弹的飞行鉴定试验。

记者:这样看来,一型导弹的研制成功要进行多次试验,很不容易啊。

梁院士:是的。改进后的导弹无论在控制系统还是在发动机和弹体结构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很大的改动,因此需要再进行一轮飞行试验。1965年底到1966年初共进行了8发导弹的飞行试验,其中7发成功,1发失败,为其定型打下了基础。

记者:我注意到有些资料说随后研制成功了战略导弹核武器,这是怎么回事?

梁院士:是这样的,19646月,我们试验成功了中近程导弹,同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也成功了,这时我国原子弹和导弹都有了,但如果两者不结合起来,就形不成导弹核武器,也就形不成战斗力。当时几个核大国说中国虽然有了原子弹,但没有运载工具,就像有了子弹而没有枪,不承认我国是核大国。19653月,周总理主持的中央专委决定以改进后的中近程导弹进行两弹结合热试验。在本国国土上发射带有真原子弹弹头的导弹是史无前例的。美、苏也曾进行过类似的试验,但他们都是向大洋中发射,而这在当时中国的条件下是根本做不到的。因此这次两弹结合热试验是冒相当大风险的。为了确保试验万无一失,首先专门发射一发导弹,考验安全自毁系统,以便万一出现故障,地面即发出自毁指令,把导弹炸毁。这次试验是成功的,这发导弹也是唯一一发在没有出现故障的情况下安全自毁的导弹。接着进行了两次冷试,也均获成功。19661027日,在酒泉发射基地发射阵地上,导弹与装有原子弹的实战弹头对接,导弹在点火后带着原子弹头缓缓升起、转弯、飞向目标,飞行非常稳定,最后精确地在目标上空实现核爆炸。试验获得圆满成功。这样,通过两弹结合,我们就有了第一代战略导弹核武器。

记者:后来的工作进展顺利吗?

梁院士:文革开始后,生产管理相当混乱。19677月进行首批战斗弹的批次性抽检飞行试验的3发导弹中,1发成功,两发失败。而且故障现象很奇怪,一发导弹在正常飞行一段后突然向前滚翻,像体操运动员那样在空中连翻了7个筋斗,落在发射台前160多米处。另一发情况更为严重,导弹在刚起飞不久就向前滚翻,像跳水运动员那样落在发射台前面不远的地方。由于这是一批战斗弹,没有装遥测设备,只有光测的外弹道数据,无法分析故障原因,当时成批导弹已生产出来却无法交给部队,压力非常大。为了彻底查清故障,决定再生产一小批遥测弹,再进行一次抽检飞行试验。幸好在这次试验中前两发弹的故障复现了。经过对遥测、外测数据的大量分析、计算和研究,最后确诊3发导弹出现的故障同属一个原因,是因为陀螺仪生产工艺不合格。故障原因查明后,对已批量生产的战斗弹一方面加强陀螺电刷的工艺检验,另一方面还增加了水平陀螺内环修正监视电路。经过改装后的导弹连续多次飞行试验均获成功,于1969年正式装备部队,成为第一代为我国国防站岗放哨的战略导弹核武器。有的导弹经过10多年储存后仍能可靠飞行。

记者:在这之后您又参与了哪些导弹的研制?

梁院士:1965年,七机部(此时,五院已改为七机部)制定了地地战略导弹长远发展规划,也就是八年四弹规划,即1965-19728年内研制出中近程、中程、中远程、洲际导弹4个型号的战略导弹。每种导弹比前一种导弹不仅在射程上要翻一番以上,而且在技术上都有新的突破。中近程导弹如上所述第一次采用捷联全惯性制导方案,取消了无线电横偏校正,提高了抗干扰能力,方便了使用。中程导弹更换了推进剂,把液氧和酒精换成可储存的偏二甲肼和硝酸,便于部队使用,同时又解决了发动机多机并联技术。中远程导弹是在中程导弹的基础上再加一级火箭,解决了多级火箭分离技术和高空点火技术,同时还采用了气浮陀螺技术。洲际导弹采用了气浮平台和弹上计算机(集成电路的)方案、伺服机构和摇摆发动机技术,弹头采用了姿探系统和突防措施。它所用的70吨发动机以后成为多种运载火箭的主力发动机,20多年来仍在不断改进提高。

中近程战略导弹我前面都已经讲了,下面再讲讲我参与研制的远程战略导弹和洲际战略导弹。

60年代中期,我国开始研制远程液体地地导弹和长征”2号运载火箭,我负责导弹控制系统的研究和方案制定工作,受命担任该导弹和长征”2号运载火箭的副总设计师,负责控制系统的研制工作。我们决定首次在弹上采用平台计算机方案。当时,我国惯性仪表精度还较差,计算机技术比较落后,这是一个大胆而有远见的决策,为我国惯性制导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途径,同时也为以后其他型号的战略导弹和运载火箭控制技术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该方案在1971年远程导弹首发飞行试验中得到了全面的考验,

关键词: 火箭 院士 梁思礼